第991章 歸途

邪九幽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武道戰神最新章節!

    九州蒼穹,天生異象。

    存于九州中所有的人皇人物,皆都已感應到了風云殿山門前所發生的一幕。

    十二方超一流勢力,留在九州中的那十二位五等人皇眼線,自是也瞬間探明了一切。

    “葉長空此次回九州,竟是為林月傾脫困而來。”

    “只是,葉長空剛才所施的是何等手段,竟是臨時破開了血契囚籠陣的一角。”

    “此事必須得立刻回稟上報。”

    這十二位留守在九州中的五等人皇眼線,在林月傾脫困后的一瞬,腦中無不是皆都生出了同樣的念頭來。

    血契囚籠陣,與天地秩序規則相融,唯神境強者所掌的力量層次,才可強破。

    葉長空哪怕僅只是將血契囚籠陣臨時掀開了一角,也足以讓人感到震驚了。

    只是,葉長空在離開夏族祖地的時候,就有意避開了他們的魂識感知,令得他們失去了葉長空的蹤跡線索。

    葉長空所布下的那座斬道劍陣,在凝聚出那好似可斬動天道的恐怖一劍后,更是瞬間崩滅了。

    以至于,當這十二位五等人皇之境的眼線,魂識感知探查過來時,根本不知葉長空是動用了何種手段。

    不然,那些超一流勢力若通過這些眼線消息的反饋,得知了葉長空已是一位八階神紋師后,必會在武域中掀起巨大波瀾來。

    要知道,十二方超一流勢力聯手共探古圣秘境之事才過去沒多久。

    古圣的神紋傳承寶書,落入了哪一方超一流勢力手中,至今也沒有任何的消息結果。

    葉長空卻是突然出現在九州,并還成為了八階神紋師。

    如此種種,很讓人懷疑,葉長空是否曾入過古圣秘境,取走了古圣的傳承。

    而,想要驗證這個猜測想法是否屬實,也很容易。

    只需對荒天谷周邊百萬里范圍內,參與過古圣秘境之行的所有圣級勢力,進行一場詳細的盤查,便能得知。

    一旦事情發展到了那一步,隱存于荒天谷周邊百萬里區域內的古家、岳家,必然會暴露出來。

    葉長空也正是考慮了這一點。

    故此,斬道劍陣在凝聚出了那可斬動天道的一劍后,就瞬間的自行崩碎了。

    沒有在九州中,留下任何可暴露自身的線索。

    不然以他在神紋之道上的造詣,又動用了神紋靈魔和靈紋筆,所刻畫出的陣法,又怎么可能會如此不穩定。

    他前來九州前,就已將所有的種種后果皆都考慮在內了。

    這時,葉長空、林月傾和吞爺,已是出現在了九州圣域之門所在之地。

    在那十二道魂識感知的窺視之下,沒入了其中。

    “大嘴,向東。”

    離開九州,來到圣域后,葉長空立刻向吞爺道了聲。

    他離開九州的消息,必然會在第一時間,傳回到那些超一流勢力中。

    他沒有選擇直接北面方向返回武域,而是另吞爺故意繞道而行。

    為的,就是刻意避開那些超一流勢力趕來攔截追捕于他的半神人物。

    “這就是圣域……”

    吞爺飛行疾馳中,林月傾感受著圣域這片天地中的一切,止不住的道了聲。

    她是第一次踏臨圣域,對于圣域中的一切自是皆都感到很新奇。

    特別是這片天地中所存有的那完整規則秩序,以及天地間那充沛、精純的元氣,根本不是九州大陸這般的下界世界可比的。

    同時,一時間更是無法適應圣域這片天地中所存有的空間重力。

    不過她如何也已入了人皇之境,僅只是不適應而已,還不至于承受不起。

    “圣域中的一切,可皆非九州那般的下界大陸可比的。”

    “在這里妖王級的妖獸,隨處可見,并且還衍生有世界本源之氣。”

    葉長空看著林月傾很是新奇的打量著這片圣域天地,葉長空笑著解釋道。

    “妖王級妖獸隨處可見!”

    林月傾不由瞪大了眼,感到很是不可思議。

    在九州大陸,妖王級的妖獸,無異于是最頂級的妖獸,極為稀有,在圣域中竟是隨地可見。

    她雖已領悟了一種奧義層次的天地之力,入了人皇之境。

    但,由于被血契囚籠陣所困,無法離開風云殿半步。

    所能接觸到的外界所有信息,都還是從冰極宮主口中所得知的。

    而,冰極宮主雖說曾今也踏入過圣域中,但僅只是游走在外圍圈域最邊緣的地帶闖蕩。

    對于圣域所知的,也不是很多。

    故此,哪怕林月傾曾聽冰極宮主說起過圣域,卻也只知圣域是一個充滿危機和機遇的地方,其余的則是一無所知。

    正如當初,葉長空初次踏臨圣域時一般。

    不過,林月傾比葉長空幸運的是。

    葉長空初來圣域時,沒有任何人為其引路,一切皆都只能靠自身的探索來對這片天地進行了解。

    林月傾卻是有著早已在圣域中闖蕩了多年的葉長空,為其引路。

    在吞爺依照著葉長空計劃中的路線,在圣域外圍圈域中飛馳時。

    葉長空更是不斷替林月傾,講解著圣域中的一切。

    至于他行蹤在九州的暴露,他根本沒有太在意。

    當年九龍山之后,十二方超一流勢力大張旗鼓搜捕于他的一幕,已是不可能再重現了。

    畢竟,古圣秘境之行后,整個武域都陷入一片戰亂中,各處都有著超一流勢力間的摩擦碰撞發生。

    特別是慕容世家、天霄圣殿、千秋閣、商家、九玄圣地這五方,甚至都已經快要上升到全面開展的地步了。

    這時候這些超一流勢力中,根本沒辦法像當年那般,能夠抽動出那么多的強者人物來對葉長空發動大規模范圍的搜捕。

    而,以葉長空神魂層次的強大魂識感知,在圣域這片廣闊無垠的天地中飛馳。

    只要稍微留心謹慎一些,也不大可能會留下什么蹤跡線索來。

    飛行途中,一切都顯得很是平靜。

    葉長空帶著林月傾,領略了圣域中不少的景色風光。

    林月傾更是也從葉長空的口中,對圣域這片天地有了很全面的認知。

    “長空,你如今在圣域里,不是已被南部中圍圈域里最頂尖的圣級勢力滄瀾圣院封為了滄瀾圣子嗎?”

    “為什么幫我解困之后還那般著急的帶我離開九州,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

    林月傾對圣域有了一番了解后,便是想到了先前風云殿前的一幕,這才止不住的開口問道。

    這時候的他們,已是來到了圣域東部臨近中圍圈域的地方。

    “的確是遇上了一些事情。”

    葉長空直接開口說道,對于林月傾,葉長空沒有什么好隱瞞的。

    反正現在,他身上最大的兩個秘密,在圣域中已經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后的路途中,葉長空便是向林月傾說起了被封為滄瀾生之之后,他在圣域中所經歷的一些事情。

    聽得葉長空后來落入到了季雨晴和那群商家人手中,以及在圣域西部的中圍圈域受到慕容世家那般封鎖圍捕等等,所面臨的絕境時。

    林月傾的心,無不是也跟著緊繃了起來,為葉長空當時所處的絕境而感到絕望。

    “長空,真沒想到這些年,你在圣域中經歷了這么多。”

    林月傾聽完葉長空的述說,心中無不是久久難以平靜。

    雖然,葉長空在整個講述過程中,語氣顯得很是輕松,所有的事情經過,也皆都只是三言兩語般的一帶而過。

    但,她卻依舊能夠感受得到,葉長空在圣域中的這些年,是何等的不容易。

    更讓她無法想象的是,當年楚一凡的殘魂被楚一凡帶走后,竟是和葉長空在圣域南部中圍圈域里,掀起了一場卷席至整個神武界的風波。

    “是啊,不知不覺間就經歷了這么多。”

    葉長空點了點頭,也是不由感慨了聲。

    他這一路走來,當真是不容易。

    不過還好,最困難危險的時期,已是過去了。

    “妖妖姐,也很可憐。”

    “本是這片天地間最為高貴的公主,卻是被慕容世家、商家和瑤池圣宮算計,受到整個神武界世人的唾罵,所有的至親之人也都離她而去。”

    “要是換做我的話,怕是早就崩潰了,根本不可能重新振作起來。”

    林月傾點了點頭,又不由說起了秦妖嬈來。

    葉長空為她所講述的經歷,無不是讓她對秦妖嬈的遭遇而感到同情。

    延順著計劃中的路線,返回擎天劍院途中,葉長空便是一路與林月傾這邊的聊著。

    從葉長空這些年的經歷,一直聊到了葉長空身邊之人。

    久別重逢后的他們,仿佛有著永遠都說不完的話般。

    一晃,兩個多月的時間就過去了。

    “傾兒,前面就是青鋒城了。”

    葉長空立在極速飛馳的吞爺身上,眺望著前方不遠所出現的城池輪廓,開口向林月傾說道:“等到了青鋒城后,你就安心在岳家隱地中修煉。”

    這一次的游歷之行,一去便是一年半的時間。

    不僅徹底了斷了當年在圣域南部中圍圈域時的恩怨,將林月傾從風云殿牢籠中帶了出來。

    并且,還在九州中意外收獲了開啟秦天神陵的古玉密鑰。

    更是驗證了當初九龍山一戰后的猜測,得知了夏淵和父母被商家人掠走的消息。

    此行雖平靜,沒掀起什么波折來,收獲卻是不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