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大膽示愛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房間里安靜了三秒。

    扶蝶清秀的臉上浮現一抹震驚,然后在顧淺淡然的目光下站起來跑了出去:“大夫!大夫!我家小姐腦子摔壞了!”

    顧淺:“……”

    她還真沒想到,扶蝶反應會這般大。

    “主人,或許你委婉一些她會比較容易接受。”扶蘇系統干巴巴的聲音傳來,顧淺內心嘆了口氣。

    “我從不知委婉為何物。”

    她現在對扶蘇系統已經接受并且習慣了。

    因為她接受能力和抗壓能力非常強。

    現在,她只需要操心怎么追瑞王了。

    追男人她可是大姑娘上花轎,頭一回。

    于是乎,在扶蝶喊來大夫給她把脈的時候,她心里就跟扶蘇系統對話。

    顧淺:“要怎么追男人?”

    扶蘇系統:“追男人我不知道,不過我可以給主人提供幾種追男人的方案。”

    “第一種,鮮花和甜言蜜語,沒有誰不喜歡鮮花和甜言蜜語的,第二種,制造驚喜,第三種,死纏爛打,畢竟好男也怕烈女纏,第四種,不要臉,耍無賴,使勁黏。”

    “只要堅持,主人就能抱得美男歸。”

    顧淺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那就每種方案都試一試。”

    這邊廂顧淺跟扶蘇系統商量好,那邊廂扶蝶已經跟大夫確認自家姑娘只是身子有點虛,頭并沒什么問題。

    扶蝶再三問顧淺后,確定,自家姑娘真想去追瑞王。

    “姑娘,瑞王他……”扶蝶愁得頭發都白了,看著自家姑娘,愣是說不出一句瑞王的壞話來。

    “瑞王平時出入哪個場所最多?”顧淺看完大夫,吃完飯吃完藥就回床上躺著休息了。

    她現在體力值太低,她要慢慢保存體力。

    明天出府去尋瑞王。

    她沒有那么多時間慢慢來,只能主動出擊。

    “姑娘,你這是認真的嗎?”扶蝶苦著一張臉,瑞王啊,姑娘居然想嫁給瑞王。

    這簡直就是……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認真的。”顧淺一臉嚴肅的點點頭。

    事關自己性命的事情,她可不會開玩笑。

    “那……好吧。”扶蝶深深嘆了口氣:“瑞王回京后最常去的地方便是錦繡園,出府后穿過一條街便到。”

    顧淺默默記下路來,然后又問了扶蝶瑞王的住處。

    再怎么說,她也不能光盯著一處啊。

    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顧淺直接躺下睡覺。

    她要養精蓄銳,明天開始追瑞王。

    …………

    翌日。

    顧淺睡的日上三竿了才起來,在扶蝶的伺候下洗漱穿衣,用了早膳后便琢磨著出府。

    雖說顧淺在府里不受寵不受待見,但該有的東西她還是會有一份,只不過是關好壞而已。

    扶蝶看著顧淺這認真勁兒,嘴里是真苦。

    她聽說瑞王這幾年脾氣是溫順了幾分,可自家姑娘這么貿然然的去,會不會被打個半死?

    她擔心啊,昨天晚上一夜都沒睡著。

    然而,顧淺沒時間去管扶蝶心里如何想,在扶蘇系統的提醒下,把自己整理好之后,便出了府。

    今日顧淺身穿一身白衣,白凈妍麗的小臉不施粉黛,五官精致小巧,一雙明眸干凈透亮,往那一站,便讓人覺得。

    這小姑娘真干凈。

    從氣質上透出來的干凈。

    仿佛一切魑魅魍魎在她那雙干凈的明眸中都沒有辦法掩藏。

    扶蝶心里再怎么不愿,她確是不能反抗自家姑娘的,只能陪著她一塊去錦繡園。

    出了府,映入顧淺眼簾的便是一副充滿煙火氣息的畫卷。

    路邊隨處可見的擺攤小販,在街道上閑逛說笑的行人,耳邊傳來的小販的吆喝聲,鼻間嗅著的是各大菜館彌漫而出的飯菜香。

    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訴顧淺。

    她是真心實意的活著。

    頭一次見識到古代街道的顧淺對此非常感興趣,在街道上這邊看看,那邊逛逛,并且在扶蘇系統的指導下買了一些小玩意兒。

    到最后,她手里還拿了一朵花。

    本來她想買一盆的。

    結果扶蘇系統告訴她,這樣并不雅觀。

    所以她跟小販討價還價結束后,便買了一朵。

    逛也逛了,花也買了,顧淺開始去做正經事兒了。

    扶蝶手里拿著她買的東西跟在身后,雙目瞪圓了看向她手上的花,心里浮現了一絲不好的預感。

    姑娘該不會,要拿這花送給瑞王吧?

    不得不說,扶蝶真相了。

    雙方第一次見面,沒有鮮花哪成。

    顧淺拿著花來到了錦繡園,跟掌柜的說了老半天,又塞了塊銀子之后,終于知道瑞王的雅間在哪了。

    在小二的帶領下,顧淺不浪費一分一秒,緊緊的跟在身后。

    此時,雅間內。

    “這次你不會再走了吧?”一名面容俊秀,有兩顆小虎牙的少年正笑瞇瞇的看著自己對面的人。

    對面的人穿著玄色衣裳,身姿欣長挺拔,面貌俊美,眸子漆黑,氣息慵懶而冰冷,聽著少年的話,簡單的嗯了一聲。

    “邊關戰事已平,你可以好好歇一歇了。”少年似乎沒感覺到他周身冰冷的氣息,十分狗腿的給他倒了杯茶。

    那人神色依舊淡淡,沒從他手中接過茶,而是自己給自己倒了一杯。

    仔細一看,便發現他的杯子跟這錦繡園的杯子并不一樣。

    很顯然是自己帶的。

    少年嘴一撅,忍不住吐槽:“你這愛干凈的毛病什么時候能改一改,都快成病了。”

    那人抬眸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你身為皇子,什么時候能正經一點。”

    少年一噎,悻悻的嘟囔著:“我這是愛自由,要是讓我選,我才不想當皇子呢,當個江湖人多自由。”

    那人薄唇一勾,嘴里溢出了一個帶著無比諷刺的字眼。

    “呵。”

    生在皇家,就注定沒有自由。

    雅間外。

    小二帶完路后,直接就走了,生怕多待一秒自己就會被波及。

    顧淺對此也沒在意,抬起手就把沒關上的門給推開了。

    她只有一個月的時間。

    時間非常緊急。

    她必須要盡快讓瑞王成為她的夫君。

    秉著這個念頭,顧淺在扶蝶還沒出聲提醒時,就推開門走進去了。

    對此,扶蝶腦海里只浮現了兩個字。

    完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 2019141期三连肖四连肖 2014年3月5日上证指数 七星彩快三稳中计划 福建11选5 如何炒股指期货 线上赌钱登录 江西时时彩三星组三 玄机图二四六天天好彩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奖号码电子走势图 体育彩票规则及玩法 陈教授平特一肖大公开 什么是股票涨跌幅 腾讯分分彩是正规的吗 管家婆官网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2胆拖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