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美救英雄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殿內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顧淺身上。

    如今他們已經認為,她是個十足的瘋子。

    顧蕊緊緊捏著手中酒杯,瞪著顧淺的背影,眸中怒火閃爍,咬牙切齒的低聲道:“不知廉恥!”

    居然,居然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跟一個男人示愛!

    而且,這個男人還是她喜歡的男人!

    顧淺直勾勾的看著謝景淮,眸中閃爍著點點期待。

    謝景淮微微抬眸,終是同她對視在了一塊。

    看到她眸中的期待,他薄唇微抿,黑眸越發深邃幽暗。

    “好啊。”

    他終于說。

    “我答應,做你的夫君。”

    “哐當——”

    殿內酒杯掉地上的聲音響起,眾人瞪大著眼,不可思議的看向了謝景淮的方向。

    什、什么?

    他們聽到了什么?

    瑞王居然,答應了!

    皇后臉上的端莊優雅也維持不住,紅唇微張,錯愕又震驚的看向謝景淮。

    她剛剛……該不會是幻聽了吧?

    顧蕊先是一愣,隨后身子微微晃了晃,不敢置信的看向謝景淮的方向,眸中閃過一抹心痛。

    瑞王居然……答應了她。

    聽到他說出那句話,顧淺一開始也覺著自己是幻聽,所以她微微湊近了他一些,澄澈的眸中閃爍著璀璨的光:“你答應了?”

    “嗯。”謝景淮冷冰冰的回應。

    “謝天謝地。”顧淺啪嘰一下直接坐在地上,心里大大的松了口氣。

    終于是答應了。

    扶蘇系統:“太好了,接下來就是成親了,只要成完親,主人你就不用死了。”

    “成親?”顧淺輕聲念了下,隨后轉頭看向謝景淮,瞇著眼笑:“吶,我們成親吧。”

    齊陽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猛然聽到顧淺這句話,嘴角抽了抽,看著她開口道:“那么迫不及待的要嫁給他?”

    “當然。”顧淺微微揚眉:“他答應做我夫君了,為了不讓他反悔,自然是要成親,將他牢牢的綁在我身邊。”

    齊陽身子抖了抖,急忙喝了口酒壓壓驚。

    太刺激了,今晚的宮宴真的太刺激了。

    謝景淮這個冰塊,居然真答應了這個姑娘。

    殿內不少人回過神來,望著謝景淮和顧淺的方向竊竊私語。

    萬秋梅一張臉原本是雪白雪白的,以為瑞王會因為顧淺的示愛而對整個顧將軍府發難,結果冷不丁的聽到他答應了顧淺的示愛,瞬間又轉黑。

    這個小災星,走的什么狗屎運!

    “還請皇后讓欽天監算算日子,就在這幾天定下來吧。”謝景淮望著她眸中的迫切,鬼使神差的抬頭看向皇后,冷冷淡淡的道。

    “好、好。”皇后回過神,忌憚的看了他一眼,微微頷首,應了下來。

    “既如此,本王先行告退。”目的已經達到,謝景淮便站起身,瞥了顧淺一眼,朝著殿外走去。

    顧淺眨了眨眼,抬頭看了一眼一臉揶揄的齊陽,隨后站起身朝著謝景淮背影追了出去。

    剛追到的夫君。

    可不能這么丟了。

    幸好,殿內的人還在震驚中,沒人去在意顧淺的無禮。

    “今天晚上的宮宴,還真是不虛此行。”紫衣姑娘將微張的嘴合上,看著顧淺離開的背影,低聲呢喃著。

    顧蕊銀牙幾乎咬碎,心里頭直滴血。

    她看中的男人。

    就這么被顧淺給搶了!

    她一定,一定要讓顧淺付出代價!

    當然,殿內人的情緒,顧淺并不在乎。

    她從殿內追出來后,并沒有看到謝景淮的身影。

    于是乎,在扶蘇系統的指導下,屁顛屁顛的朝著他的方向追過去。

    “還好今晚上來了。”顧淺心中直嘆。

    她還以為還要追上個幾天。

    沒想到,謝景淮居然真答應了做她的夫君。

    “自然,主人出馬,沒什么做不到的。”扶蘇系統不著痕跡的拍了下顧淺的馬屁。

    顧淺愉悅的勾起唇,嘴里直哼著不知名的小曲,邁開步子朝著宮外走去。

    剛走到那長而昏暗的宮道,顧淺便聽到了打斗的聲音。

    緊接著,顧淺便聞到了他所熟悉的血液的氣味。

    當即,顧淺心中一凜:“有人被埋伏了。”

    顧淺快步走到打斗聲傳出的方向,便瞧見方才從殿內出來的人兒,正同好幾名穿著黑衣的人打斗。

    顧淺心中頓時涌上一抹怒氣。

    該死的,居然敢伏擊她罩著的人!

    “扶蘇,啟動無敵模式。”顧淺想也未想的說道。

    “是。”扶蘇系統應答一聲,啟動了無敵模式。

    身體一瞬間沖滿了力量,顧淺微微握了握拳頭,感覺到自己的體力恢復到了巔峰,腳下一踏,身子便如同離弦的箭,飛速的沖了出去。

    一名正打算偷襲謝景淮的刺客舉起了刀,還未砍下之時,一陣風似是朝他吹了過來,緊接著,他腹部一痛,整個人被擊飛了出去。

    酣戰中的謝景淮微微一愣,眼前便出現了一道火紅色的身影。

    只不過,這身影成了虛影。

    眼前的刺客一個接著一個被她擊飛,并且重重落在地上,生死不明。

    這女人……

    謝景淮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眸子微瞇,看向正擊飛最后一位刺客的顧淺,心里涌現一抹怪異的感覺。

    該不會是特地來保護他的吧?

    “我罩著的人,你們也敢動。”顧淺腳踩在最后一名刺客的脖頸上,美眸中寒光閃動,嬌唇一張一合,吐出狠戾的話語:“活的不耐煩了!”

    緊接著,咔嚓一聲脆響,那刺客的脖頸被她生生踩斷。

    整個過程,結束不到三分鐘。

    嗯……

    顧淺淡定的收回腳,心里感嘆。

    體力棒,真好。

    “你沒事吧?”解決了刺客的顧淺轉頭看向隱沒在暗中的挺拔身影。

    剛看到,瞳孔便微的一縮,身子瞬間消失在原地。

    再次出現時,已然是謝景淮背后。

    還未等到謝景淮反應過來,耳邊便傳來了布料撕碎的聲音,緊接著,便是一聲慘叫。

    “能光明正大打就光明正大打,搞什么偷襲。”

    那清脆的聲音傳入他耳,讓他冰冷的心微動了些許。

    側過頭,便瞧見了她正緩緩放下被利劍割破的手臂,借著月光,他清楚的看到了手臂上被劃開了一個大口子。

    這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四川快乐12遗漏最大值 在线配资平台皆来久联配资 专业期货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任三计划 七乐彩游戏玩法及规则 深圳风采38 怎样计算双色球关系码 股票分析师待遇 北京快三开奖现场 云南快乐十分实时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下载 股票涨跌颜色绿色 有趣的二人扑克牌玩法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爱彩乐 广西快3遗漏表 网上五分彩彩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