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都殺了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倒在謝景淮懷里的顧淺:“……”

    她現在裝死還來得及嗎?

    居然因為他的一句話,心臟就不受控制了?

    這……

    心臟該不會是出了什么問題了吧?

    扶蘇系統:“……”

    它還是頭一次看到有人能把心動說的那么清新脫俗的。

    不過,還真想不到啊。

    主人跟瑞王成親之后,居然會撩漢了。

    嗯……它心里升起一種,詭異的,莫名的,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

    甚至還覺著有幾分熱淚盈眶。

    “可還好?”在顧淺心里思考要怎么說時,清越干凈的聲音在她頭頂響起,將正在出神的她給拉了回來。

    顧淺一本正經的從他懷里坐起來,隨后努力淡定從容的整理了下自己微亂的衣服,看著謝景淮認真的點了點頭:“我很好。”

    謝景淮:“……”

    如果不是看到你額頭上大包的話。

    我差點就信了。

    “過來。”謝景淮盯了她額頭上略微紅腫的大包一眼,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外傷藥,輕聲道。

    顧淺沉默了下,然后慢吞吞的朝他挪了挪:“我不是故意的……”

    她可還記得,他之前好像說過不會跟她發生什么親密接觸什么的呢。

    這一撞一倒,他該不會認為她是故意的,然后要把她給休了吧?

    今個兒系統可是絮絮叨叨的在她耳邊科普了許多。

    比方說前世夫妻倆要是過不下去了會離婚。

    比方說這個時代夫妻倆過不下去了會休妻,會和離。

    而在這個時代,休妻一般都是在女方做了什么大惡不赦的事情才會進行休妻。

    和離一般都是雙方商談,然后和平分離,有一些品行好的男方,還會給女方分一點家產什么的。

    她可是好不容易嫁給了謝景淮。

    要是成親第二天被休了……

    系統估計要笑上一千年。

    “我知道。”謝景淮瞧著她慢吞吞的動作,忍不住伸出手將她朝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顧淺乖乖巧巧的跪坐在他面前,一雙大眼骨碌碌直轉。

    謝景淮打開裝著傷藥的盒子,好看修長的食指沾了一些,輕輕涂抹在她撞紅了的額頭上。

    清清涼涼的藥一抹,顧淺便覺著額頭上的刺疼消了不少,為之也愣了愣。

    這還是第一次……

    有人在她受傷的時候親自給她上藥……

    心里不知為何,莫名的有些溫暖。

    “下次莫要毛毛躁躁,我可不想擁有一個破相了的王妃。”看著她怔怔的模樣,謝景淮面上陡的有幾分燥熱,但他卻依舊十分正經的把傷藥塞進了顧淺的手中,清清淡淡的開口道。

    顧淺將手里的藥收好,看著他回了一個:“哦。”

    然后,兩人就不出聲了。

    一個接著看窗外的風景。

    一個接著看正在看窗外風景的人。

    扶蘇系統無語望天,心里重重的嘆了口氣。

    自家主人這情商,是沒辦法了。

    沒等多久,馬車便在一間裝飾精美的酒樓面前停下。

    剛剛停穩,顧淺眸中一亮,未等謝景淮說話,便如同一陣風一般利索的打開車簾越下了馬車。

    她的動作太快,謝景淮伸出手去都沒能抓住她,當下俊顏黑了黑,抿著唇一言不發的跟在她身后走下去。

    “是這里嗎?”顧淺水眸耀耀生輝,轉頭帶著幾分興奮的看著他,雖小臉依舊沒有多大的表情波動,但也能感覺到她現在很開心。

    謝景淮眸光一柔,沖她微微頷首:“嗯,是這里,我帶你進去看看。”

    說著,謝景淮便伸出手不由分說的牽住了顧淺的爪子,帶著她朝著酒樓里面走去。

    莫山冷著一張臉,隨扶蝶一塊緊跟在后。

    酒樓似是還未開張,里邊環境極好,無處不散發著一種高檔的氣息。

    掌柜的瞧見從外邊走進來的一男一女,當視線落在那男人臉上時,眸中掠過一抹震驚,很快便掩了過去,畢恭畢敬的朝他行禮:“老奴參見瑞王。”

    “嗯。”謝景淮牽著顧淺的手,看著她正東瞧瞧,西看看,就像是第一次出門的小奶貓,對什么都好奇的模樣,讓他嘴角不僅勾起了幾分薄笑。

    掌柜的不動聲色將他的神情看在眼中,心里卻是震驚萬分。

    這……

    原來,之前外邊說瑞王成親,是真的啊……

    那這女子,便是王妃?

    不成,他得告誡下邊的人,要記住這個小姑奶奶的臉,莫要沖撞她,要不然,可是要大禍臨頭的。

    “去雅間。”謝景淮牽著顧淺,跟在掌柜身后往二樓走去,并尋了一處雅間走了進去。

    兩人坐下后,謝景淮讓掌柜的出去準備膳食,扶蝶和莫山守在外邊,他親自給顧淺斟茶后,詢問:“感覺如何?”

    他能感覺到她的高興。

    但心里還是有幾分不確定。

    畢竟,他還是第一次為女人做這些事。

    生怕她會對酒樓不滿意。

    顧淺拿起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潤了潤喉后,才點點頭:“嗯,很滿意。”

    “那便好。”聞言,謝景淮心里不覺一松,不咸不淡的回了她一句。

    隨后,兩人沉默,雅間恢復安靜。

    顧淺的并不是一個多話的人,不,倒不如說,她是從一個多話的人,變成了一個不喜歡說話的人。

    就算有什么事情,受了什么委屈,有什么仇,她也會當場就報了。

    同別人一起這樣安安靜靜的坐在同一個房間里喝茶,這種事情,顧淺想都沒想過。

    而謝景淮他徹頭徹尾就是個悶騷,讓他跟你多說話,那比要了他的命還難受。

    可是,謝景淮看著面前這個手中握著茶杯,面無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的小姑娘,他心里陡然緊了緊,冒出了一個想要逗她多說話的念頭。

    “顧家那邊,你打算怎么做?之前你傷了人,他們應該不會善罷甘休。”謝景淮手中揣摩著茶杯,眸光淡淡的看著顧淺,清越的聲音響起,將正習慣性發呆的顧淺給喚回了神。

    “顧家。”顧淺秀眉微皺,想起了之前讓芍藥趕走的那些人,心中莫名的升起了幾分戾氣:“他們最好別再來,否則,我就將他們都殺了!”

    最后一句,殺氣肆意,極為認真,能讓人看出來,她并不是開玩笑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时时彩软件安卓版下载 江西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重庆快乐10分开奖网 银行配资炒股 四川股票配资公司 重庆快乐10分玩法 股票配资 捕鸟达人破解版无限币 福建快3开奖结果全部 天津时时彩号码查询 青海快三1000期走势图 内蒙古11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湖北快三基本走势分布 四不像必中一肖动物图 北京快三开奖时间 一肖中特免费资料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