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哪個龜兒子丟的榴蓮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扶蘇啊。”顧淺一只手杵著下巴,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著底下已經開始鬧起來的三個人,詢問:“我要是拒絕進行任務會怎么樣?”

    什么的刷滿綠茶婊的友好度啊。

    這種任務誰想去做,還不如讓她直接去殺人呢。

    殺人多簡單。

    “回主人的話,拒絕進行任務會有相對應的懲罰。”扶蘇系統的聲音響起,帶著幾分嚴肅。

    “所以,本統勸主人三思,不要做出什么沖動的事情來。”

    顧淺一聽,深深的嘆了口氣,嘟著小嘴:“行吧……”

    她……試試吧。

    謝景淮一直站在她身后,視線落在她身上,瞳孔幽深,不知道在想著什么。

    看完戲,顧淺決定先放棄這個目標,等有時間了再去尋另外的目標。

    正巧這時小二已經把飯菜都端上來了,顧淺一開心,拉著謝景淮回到桌邊坐下,開始興致勃勃的品嘗菜色。

    在顧淺品嘗的那一刻,美食技能一顆星悄然變亮,原本有的菜單又翻上了一倍。

    “好吃!”顧淺眸光一亮,贊了一聲,便開始蒙頭大吃。

    謝景淮安靜的在旁邊親自給她剝蝦,挑刺,或是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白色筷子夾起一點菜來嘗嘗。

    顧淺貪吃,把酒樓里的菜品都嘗了一遍后,肚子已經變得圓滾滾的了,惹的她直接癱坐在椅子上,難受的摸著自己的肚子:“嗝……吃的撐了。”

    謝景淮面上露出幾分無奈,上前將她從凳子上撈起來,嗓音罕見的變得溫柔:“別躺著,乖,起來走走消消食。”

    “唔……”顧淺應答了聲,就著他的手站了起來,扶著小肚子噠噠噠的在房間里走來走去。

    謝景淮喚來小二,讓他去找掌柜的拿一壺消食茶來,才看著正背著手在房間里走過來走過去的顧淺,眸中露出幾分笑意,問:“如何?可滿意?”

    “滿意!”顧淺脆生生的回答,那些菜色跟菜方子里所寫的一模一樣,味道也很不錯,簡直不要太滿意啊。

    “滿意就好。”謝景淮微微頷首,從小二手中接過消食茶,拿過顧淺的杯子給她倒了一杯:“這酒樓還沒有名字,你取一個?”

    “名字?”顧淺愣了愣,略微茫然的看著謝景淮。

    她不會取名字啊。

    在那個地方,她們是用代號來代替她們的名字。

    “主人主人!”扶蘇系統哇哇大叫:“這酒樓的名字就叫一剪沒吧!”

    幾乎沒多想,顧淺就說了:“這酒樓就叫一剪沒吧。”

    “好。”謝景淮對此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他以為,顧淺所說的一剪沒,是一剪梅。

    結果,等酒樓牌匾做出來的那一刻,他才知道,是他錯了。

    不過,這些都是后話了。

    如今,謝景淮將消食茶遞給顧淺:“喝了,消食。”

    顧淺拿過茶杯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口,伸出舌頭舔了舔紅潤的唇,瞇起眼睛:“這是什么?酸酸甜甜的,有點好喝。”

    “消食茶,讓婢女給你帶上一些回府。”謝景淮見她喝完,牽著她回旁邊的軟塌上坐下。

    顧淺一聽現在就要回府,眸中的光芒暗了幾分:“啊,現在就要回府啊。”

    她的身體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些,雖不是巔峰,但現在也能跟正常人一樣了。

    她還以為,能趁今個兒出來的時候能好好逛逛呢。

    還有系統那個操蛋的任務,她現在到哪兒去找一個綠茶婊啊。

    愁。

    謝景淮感覺到她身上的消沉,微微抿唇,開口道:“你若是不想回去,可以先在外面逛逛。”

    他也想陪著她,可……

    “你呢?你不陪我嗎?”顧淺抬起小腦袋,略微茫然的看著他:“話本上不是說,男人陪女人一起玩,最能促進彼此的感情嗎?”

    當然,這話……

    不是她從話本上看到的。

    而是扶蘇系統說的。

    它說了,兩人要加深之間的感情,要么就是歷經生死大劫,要么就是從日常開始,相互出去游玩,一點一點的讓對方習慣自己,直到再也離不開。

    經歷生死大劫……

    現在是不可能的了。

    畢竟現在大周平和安順,又與其他二國簽訂了和平條約,之前在邊關挑釁的小國也已經被打退回去,最近也不會有什么戰爭。

    所以,經歷什么生死,那是不存在的。

    所以想了想,也只能從日常下手咯。

    謝景淮薄唇微抿,喉結微動,似是要說出拒絕的話,但看著她這雙明亮而干凈的眸,到了嘴邊的話卻又變成了:“你想讓我陪你么?”

    “當然。”顧淺答應的非常爽快,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

    謝景淮意味深長的看著她:“那,可別后悔。”

    顧淺這一刻還不明所以,下一刻,等她和謝景淮出現在大街上,看著大街上出行的女人時不時給謝景淮丟手絹丟水果丟花的時候,她終于明白,為什么要讓她別后悔了。

    謝景淮人黑暗陰沉,兇名在外,可架不住人長的帥啊。

    人人畏懼他,不敢靠近他,卻又喜歡著他。

    不得不說,還真是矛盾。

    等顧淺第N 次一拳幫他砸爛不知道從哪里丟下來的蘋果時,她那張沒什么表情的小臉更臭了幾分:“哇,這些女人真麻煩。”

    如今,她和謝景淮身邊五米之外,除了扶蝶和莫山之外沒人敢靠近。

    但,在五米外,一些出行的女人熾熱的目光正死死的盯著謝景淮,似乎下一刻就直接撲上來撕咬著他,把他生吞入腹一般,讓顧淺忍不住抖了抖身子。

    謝景淮心情很好的勾了勾唇,整好以暇的看著正面無表情的把一張丟在自己臉上的手絹拿下來的顧淺,腦海中忍不住浮現出了一個念頭。

    這張面無表情的小臉,有點可愛!

    可,在下一秒顧淺一拳把不知從哪個方位丟出來的榴蓮打的稀巴爛時,他薄唇忍不住抽搐了下,在可愛面前添加了兩個字。

    暴力!

    自家的小王妃,是個可愛的暴力少女。

    “哪個龜兒子丟出來的榴蓮,要是砸到了我大寶貝的臉你們賠的起嗎!”顧淺看著地上的榴蓮,瞬間就怒了!

    砸什么不好,那龜孫居然砸榴蓮!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福彩3d新玩法详细 排列三组六玩法 黑龙江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购买广西11选五平台分享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安徽快三推荐号码预测 一分钟一期的彩票骗局 3d试机号203 天津时时彩几点开奖 配资平台哪个好 福建快三开奖走势r 排列7直选杀号第一位 股票配资平台违法了会怎么处理 河南快三预测今天的 时时彩万能缩水手机版 武汉股票配资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