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我來我來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不光是莫問嚇了一跳,在場的人都被顧淺突然提出來的要求嚇的不輕。

    大理寺卿都快哭了:“這、這,王、王妃,不妥吧?”

    怎么會突然想到要去牢房呢?

    牢房那地方又臟又亂,昨夜還抓到幾個刺客,正在里面審著呢,那場面那么血腥,讓瑞王妃瞧見了,污了她的眼,瑞王知道了豈不是要扒了他的皮。

    “王妃,牢房里關押的都是犯人,去了也是污了您的眼,依屬下看,還是別去了吧?”莫問一臉糾結,硬著頭皮勸著。

    不光是大理寺卿怕被瑞王爺扒皮啊,莫問也怕啊。

    要是王爺知道今天小王妃去了牢房,估計他回去要被丟進罰堂虐上個千百來回。

    “不怕。”顧淺搖搖小腦袋,不過就是一個關人的地方,她怕什么:“我能去嗎?”

    顧淺一臉期望的看著大理寺卿,粉嫩的嬌唇微微抿著,白白嫩嫩的臉頰隨著她抿嘴的動作,出現了兩個淺淺的小梨渦,怎么看怎么可愛。

    再說了,對上她這雙含著期待的大眼睛,大理寺卿也不舍得拒絕啊。

    更何況,他現在壓根就沒有拒絕的權利。

    大理寺卿哭了,顫巍巍的吐出了一個字:“好。”

    心里卻催著那心腹,希望心腹能把瑞王帶來,把瑞王妃帶走。

    大理寺廟小,真容不下瑞王妃這尊大佛啊。

    顧淺眸中一亮,當下拍板:“那趕緊走吧!”

    莫問和芍藥無奈對視了一眼,兩人齊齊嘆了口氣。

    他們這些做屬下的能怎么辦呢?

    也只能陪著小王妃去進行牢房一日游了。

    大理寺卿看著瑞王妃興奮的小模樣,臉上擠出了一抹比哭還要難看的笑,硬著頭皮帶著顧淺就朝牢房的方向走去。

    一行人來到關押犯人的牢房內。

    小王妃和大理寺卿打頭陣,身后跟著莫問和芍藥,若紅也不安的跟在她們身后。

    剛踏進牢房,便聽到了一聲又一聲的慘叫,伴隨著牢頭質問的聲音:“說!為什么要刺殺靖王!”

    大理寺卿聽到里面審問的聲音,腳下踉蹌了下,忐忑不安的轉頭看向顧淺,生怕她被嚇到。

    事實上,大理寺卿想多了。

    他沒從顧淺臉上看出什么害怕的情緒,反而看到她雙眸極亮,看起來非常興奮的樣子。

    大理寺卿心里一堵,內心忍不住嘆了聲。

    瑞王妃,果然不能按照常人來理解。

    “里面在審犯人么?”顧淺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東看看西瞧瞧。

    大牢里的布置跟電視里沒有多大的差別,一間間用鐵桿分出來的牢房,里面有著一張床,一床破舊的被子,被子底下凌亂的墊著雜草。

    里面關著一些穿著白衣,胸前印著一個大大囚字的犯人,他們披散著凌亂的頭發,看到有人進來時紛紛看了過來,一些激動的犯人還會一直在那怪喊怪叫的。

    牢房里的光線有些昏暗,地板更是黑糊糊的,估計是常年審犯人,或是犯人在牢房里自殺的時候,血流在地上,將地板浸染,干枯之后就變成了這模樣。

    看著小王妃那么好奇的樣子,大理寺卿也只能硬著頭皮說了:“是,昨夜靖王被刺客埋伏,一早便將刺客送來審。”

    “審出什么東西了嗎?”顧淺眨了眨眼睛,心里升起幾分好奇。

    這個時代審犯人的時候,也會跟電視里的一樣,只是拿鞭子隨便打上幾鞭就可以了嗎?

    “這……”大理寺卿老臉一紅,略微尷尬的笑了笑:“未曾……”

    顧淺邁著小步子噠噠噠的朝著審犯人的方向走了過去,順口問了一句:“可以讓我試試嗎?”

    嗯……

    她之前沒少看到那些人審叛徒來著。

    當然,所謂叛徒,就是試圖從實驗室里逃離的人。

    就算她沒親自審過人,那些人審核叛徒所用的手段,她也學了個七七八八。

    現在正好有個現成的,她手倒是有點癢,想拿來試試手。

    大理寺卿瞬間就方了,抬起頭看向莫問,眸中帶著詢問:怎么樣啊?到底是可以還是不可以啊?

    莫問:“……”

    默默的把頭轉了過去,裝聾作啞。

    我什么都不知道。

    笑話,小王妃都開口問了,他這個做屬下的,怎可能有權利幫她回答。

    芍藥一直都站在顧淺這邊,她說一就是一,說二就是二,如今更是不會說什么反對的話了。

    “這……怎么可以呢,那場面太血腥了,你……”大理寺卿絞盡腦汁,小心翼翼的想著拒絕的話。

    他倒是想讓瑞王妃幫忙啊。

    但他干不過瑞王啊。

    那個男人太恐怖了啊。

    “沒事,我看過更血腥的。”顧淺不在意的擺擺小手,腳下步子不停:“反正你們現在也審不出什么,不如就讓我來試試,也不虧不是。”

    大理寺卿:“……”

    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心被狠狠的扎了一刀。

    刺客嘴巴緊怪他咯?

    “行吧,瑞王妃開心就好。”大理寺卿決定放棄掙扎,呵呵一聲同意了顧淺的要求。

    “放心,我一定會讓他說出是誰指示他的。”顧淺伸出爪子拍了拍大理寺卿的肩膀,拐了個彎后,來到了審問現場。

    此時的審問現場并不怎么血腥。

    好吧,只是顧淺那么認為的,若紅看到審問的畫面,瞬間就發出了一聲驚呼聲,人也往后退了好幾步。

    在她面前一個赤裸著上半身的男子雙手雙腳被綁著吊著,男子上半身被鞭子打的皮開肉綻,傷口看起來是猙獰無比,一滴又一滴的血從旁邊滑落掉在地上,已經積了一小灘血。

    而男子胸口被衙役用燒紅的鉗子燙傷,看起來十分嚴重。

    男子頭正低著,因失血過多的嘴唇蒼白又干,卻倔強的緊緊抿著。

    衙役也正愁著怎么才能讓這個刺客說話,一轉身就看到大理寺卿帶著人過來了,當下紛紛行禮:“趙大人。”

    “瑞王妃,你看這……”大理寺卿看著這血腥的場面,眼皮微微一跳,朝跟自己行禮的衙役擺了擺手,忐忑的看向顧淺,嘴唇動了動。

    審問的幾個衙役一聽,瞬間面面相覷,不敢置信的看著這個粉雕玉琢,白白嫩嫩的小姑娘。

    這小姑娘居然是瑞王妃?!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北京快三每天开奖时间 福彩河南快三开奖结果 江西十一选五开奖信息表 体育彩票飞鱼走势图 幸运赛车彩票天天计划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 最新全球股市行情总汇今日国际股市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pk10论坛 今天上证综合指数 棋牌在线排名 天天好彩免费资料大全 股票分析师考试 广东快乐10分一定牛 快乐双彩走势图 页面 开奖特马料四不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