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我完全不敢說話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顧淺抿了抿水潤的唇,扭過頭沒有說話,邁開小短腿噠噠噠的走了。

    她確實是會忍不住。

    忍不住殺了他。

    上官月沒追上去,站在原地看著那嬌小的身影,待她的身影徹底消失后,他看了看手中的金葉子,桃花眸愉悅的彎了彎。

    這小豆丁,真是有趣。

    “主子,您的手臂……”阿二閃身出現在上官月面前,擔憂的看著自家主子。

    上官月臉上的笑瞬間收斂的干干凈凈,眸光薄涼的看了一眼阿二,轉身淡淡道:“走吧,回府。”

    “是。”

    而此時,走在街道上的顧淺一臉茫然的看著周圍陌生的建筑。

    她原本是想去找自家夫君的。

    但……

    理想很美好,現實很骨感。

    方才為了躲避那傻子的追蹤,她專門找了一些難走的小巷溜,也不知道跑到了哪里,所以她現在是……

    迷路了。

    “扶蘇啊,我好像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劇烈運動那么一晚上,顧淺早就已經累了,更別說她現在還是小孩子的模樣,能走那么遠,純屬是硬撐的。

    當即她直接在街道上尋了一塊大青石坐下來,可憐兮兮的耷拉著小腦袋,就跟一只被丟棄的小奶貓似的。

    “夫君也沒來找我,他是不是不要我了啊?”

    “怎么會呢,他現在肯定很著急主人的。”扶蘇系統瞅出自家主人有些低落的情緒,急忙安撫道:“可能是主人你走的路太偏僻了,他一時半會沒能找到你,在等等,在等等就他就來了。”

    “他真的會來嗎?”顧淺兩只小短腿并攏著,白嫩嫩的手放在膝蓋上,將自己的小腦袋擱在手臂上,遠遠看過去是圓乎乎的一團。

    “他不會像那些人一樣,把我拋棄了嗎?”

    上輩子被人拋棄來拋棄去,她心里已經有陰影了。

    而且還極度缺乏安全感。

    方才有那傻子在她還沒覺得有什么,現在只有她一個人,濃郁的孤獨瞬間如同海水一般涌來,幾乎要將她整個人吞沒,心情也極度低落。

    “主人放心,男主人不會不要你的。”扶蘇系統不停的安慰著她,如今她體力透支,它也沒辦法開啟監控功能,沒法看到男主人的蹤跡,只能陪著她干等著。

    “再說了,就算男主人不要你了,不是還有我扶蘇嗎?我一直都會是主人的小伙伴!”

    顧淺心中一暖,籠罩內心的孤獨似是褪去了幾分,略微有些昏昏欲睡。

    體力透支太厲害了,她已經有些撐不住了。

    “夫君……”

    顧淺努力睜著困乏的眼睛,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膝蓋,低聲呢喃著。

    不知是不是出了幻覺,她居然聽到了謝景淮的聲音。

    “淺淺,淺淺!”

    “夫君……”顧淺實在是困的厲害,壓根撐不住,雙眸一閉,小身子一歪,直接四仰八叉的倒在了青石上。

    謝景淮看到她倒下去的小身子,心中一陣絞痛,平時的冷靜也隨之消失不見,無盡的恐慌彌漫在他心尖。

    “淺淺!”他急急來到她身邊,在看到她滿身鮮血的那一剎那,心里的戾氣幾乎控制不住,身上更是彌漫著一股暴虐的氣息。

    他現在恨不得,恨不得把綁走她的人碎尸萬段!

    “淺淺……”謝景淮薄唇微張,心中平生有了幾分恐慌和痛楚,幾乎是顫抖的伸出手將倒在青石板上的小身體抱入懷中。

    入手是一片溫軟時,他冰涼的四肢才恢復了一點暖意,看到她渾身是血時空白而暴怒的大腦才開始轉動。

    她還活著,她還活著!

    謝景淮抱起顧淺就往問天所在的宅邸而去,剛趕到的芍藥和莫問只能看到他一閃而過的身影。

    當即兩人對視一眼,提起速度跟了上去。

    問天宅邸。

    此時,問天正接待著一名女病人。

    “小神醫,奴家最近覺得月匈可痛可痛了~你能否幫奴家瞧上一瞧呢?”身穿粉衣,婀娜多姿,面色秀美的女病人沖問天嫵媚的眨了眨眼睛,嬌滴滴的道。

    問天吞了吞口水,視線不經意落在了她月匈前的波濤洶涌上,放在一旁的手抓了抓,剛要開口說話,一道身影陡然從天而降。

    緊接著,還沒等他反應過來,那嬌滴滴的女病人慘叫一聲,直接就被甩飛了出去。

    問天嚇了一大跳,看到是謝景淮時心下一惱,下意識的想出聲嗆他兩句,但在瞧見他那陰沉冷酷的模樣時,強大的求生欲讓他咕嘟吞了口口水,慫慫的,顫巍巍的道:“怎……怎么了?”

    “看看她。”謝景淮一腳將女病人方才坐的石凳踢了個粉碎,隨后從旁邊拉過一張椅子小心翼翼的坐下,將懷里他護的好好的顧淺露了出來。

    來找問天的一路上他簡單檢查了下小姑娘身上,發現并沒有傷口,這讓他心中的不安和焦急已經消散了不少,但他心里還是不放心,要讓問天這廝好好檢查檢查,看看會不會有什么內傷。

    問天看到謝景淮懷里那渾身鮮血的顧淺,瞬間嚇了一大跳,當下也不含糊,直接上手把脈:“這怎么回事?”

    謝景淮沒有說話,只不過他臉上越來越陰沉的表情表示,他現在的心情并不好,甚至還處在爆發的邊緣。

    “沒什么大事,就是脫力睡著了。”問天仔細的給顧淺把了脈后,頂著謝景淮那冷冰冰的目光開口道:“帶她回去好好睡一覺,明天醒了就好了。”

    “當真?”謝景淮依舊不放心,多追問了一句。

    “我什么時候診斷錯過?”問天不雅的翻了個白眼,氣呼呼的開口道:“好歹我也是個神醫啊。”

    “那便好。”聞言,謝景淮才真正的松了口氣,從她失蹤后便緊繃著的神經瞬間舒緩開來,抱著她溫軟身子的手臂微微緊了緊,低下頭在她光滑的額頭上蹭了蹭,陰冷的視線在落在她身上時瞬間就化成了無限的柔情。

    “你這小沒良心的,讓我一通好找,你居然睡著了。”

    真是個傻乎乎的小笨蛋。

    問天坐在一邊,看著變臉無比迅速的謝景淮,完全不敢說話。

    這男人,變臉的速度真的是太特么可怕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基金配资的会计处理 上海快3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pc蛋蛋哪个游戏最简单 香港旺旺论坛免费资料 杭州理财平台 吉林快3淘宝网 2012206体彩排列5号码 河北11选5几点开始 股票的上证指数是什么 辽宁快乐12开奖号 捕鱼达人1破解版 天津11选5玩法 北京快3开奖图北京快3官网 深圳风采开奖结果39 最准确的两肖四码网站 青海十一选五遗漏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