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跟夫君不對付的人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大金公主那惡毒的婆娘沒對你做什么吧?”齊陽皺眉說著,眼看著就要上手摸摸看她身上有沒有什么傷,爪子剛伸出去就被溫子亭用折扇給打了一下。

    “嘶——”齊陽猛地縮回手,倒吸了一口涼氣,嗷嗷叫著:“溫子亭你干什么呢?!”

    “你的手,不想要了?”坐在書桌后的謝景淮將手中的毛筆放下,目光幽幽的落在他那只伸出去的爪子上。

    齊陽身子一僵,轉頭沖謝景淮露出了一抹尷尬的笑容:“嘿嘿嘿,別生氣別生氣,我這也不是擔心嘛。”

    溫子亭以無可救藥的眼光看了他一眼,轉身走到一邊坐著了。

    謝景淮都能安然處理公務了,那就已經證明顧二沒事了,他心里便安定了。

    畢竟,他可是知道,如今景淮兄對顧二的感情,可不一般吶。

    齊陽摸了摸鼻子,瞪了一眼老神在在喝茶的溫子亭,繼續詢問著顧淺:“你快說說啊,有沒有受傷什么的。”

    “多謝你關心,我沒事。”顧淺不皮的時候也是一個乖巧懂禮的小可愛,如今看齊陽這擔心著急自己的樣子,她心里也是有幾分觸動,當下便乖乖的回答道:“不用擔心我,我沒受傷的。”

    “沒受傷就好,沒受傷就好。”齊陽嘿嘿笑了聲,邁開步子吧嗒吧嗒走到溫子亭旁邊的椅子坐下,笑嘻嘻的看向謝景淮,道:“謝景淮,我問你啊,大金公主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這一天一夜,大金公主被人砍掉四肢挖掉眼睛,割了舌頭的事情傳遍了整個京城。

    大金三王子悲憤告知皇上,皇上震怒,封鎖了整個京城,誓要找出行兇之人。

    他今日得空,便拉著溫子亭屁顛屁顛的找上門來詢問謝景淮了。

    畢竟,最有可能做這個事的人,也就只有他一人了。

    “大金公主怎么了?死了?”顧淺抬起小腦袋,略微心虛偷瞄了一眼謝景淮,隨后裝作好奇的看向齊陽。

    咳咳咳,夫君應該不知道,大金公主的事情是她做的吧……

    要是夫君知道了,會不會覺得她殘忍?會不會害怕她?會不會嫌棄她?

    顧淺腦子里抑制不住的胡思亂想,心里也有幾分忐忑。

    “死了,據說剛帶回到客棧里就死了,但那侍衛卻還是活著,人卻是傻了。”齊陽抿了口茶,發出了聲舒服的喟嘆,好奇的看向謝景淮:“是不是你做的啊?謝閻王。”

    謝景淮抬起頭來,眼角余光瞥了自家小王妃一眼,看到她可愛的小臉上浮現的不安時,薄唇微勾,聲音清冷道:“是。”

    “嘖嘖嘖,不愧是謝閻王。”齊陽做出一副不出他所料的樣子,搖著頭幸災樂禍道:“那你如今要怎么脫身?瞧大金三王子的樣子,似是不把行兇者找出來,誓不罷休啊。”

    顧淺在聽到謝景淮說是的時候就已經懵掉了,一雙圓鼓鼓的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他居然……

    把她做的事情攬下來了。

    那是不是證明,他不會害怕自己?不會覺得她殘忍,不會嫌棄她?

    今日的小顧淺頗為有些多愁善感。

    但在聽到齊陽說大金三王子要追究行兇者時,顧淺心微微一揪,小腦袋瞬間耷拉下來。

    她好像……

    又給他惹麻煩了……

    嚶嚶嚶……

    “不過是雷聲大,雨點小罷了。”謝景淮看著自家小王妃耷拉著小腦袋的模樣,心中覺得有幾分好笑,起身走向她,將她整個身子抱在懷中,似是知道她的擔憂一般,輕輕的拍了拍她的后背,仿佛是在安撫她。

    然他表面上依舊是鎮定自若,風輕云淡的模樣,讓齊陽忍不住哼哼了兩聲:“大金公主死在咱們大齊,你就不怕大金會趁機對我們發難?”

    “從我把她殺了的那一刻起,就不怕大金會對大齊發難。”謝景淮抱著顧淺來到書桌后的凳子上坐下,繼續拿起沒處理好的密信看著,俊美的清雋的面容依舊是清清冷冷的。

    “在她綁走我家的夫人時,就已經預見了自己會的下場。”

    “不止她,這次大金來使,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敢對他的人下手,就要有承受他怒火的準備。

    他可不喜歡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的感覺。

    他一向喜歡斬草除根!

    他說話的聲音雖是輕飄飄的,但齊陽和溫子亭卻莫名的打了個寒顫,心中齊齊為大金來使默哀。

    惹誰不好,惹上了這位爺。

    這下估計他們想要平安的從大齊回到大金,會很難了。

    “嘖嘖,真可怕。”齊陽抖了抖肩膀,下意識的椅子里縮了縮。

    乖乖巧巧待在謝景淮懷里的顧淺卻是嘴角上揚,罕見的露出了一抹笑。

    她似乎,有點明白夫君了。

    “咳咳咳,成了,這件事就先不說了。”溫子亭見氣氛有幾分冷,忙岔開話題:“外邊傳聞,明月公子回京了。”

    “嗯。”謝景淮手中正巧拿著一封密信,上邊便是寫著明月公子回京的內容:“我已經知道了。”

    “既然知道,那你應當要對他多加防范,畢竟那小子從小就跟你不對付,這次回來指不定還怎么針對你。”溫子亭吹了吹杯中茶沫,極為淡定的提醒著。

    “嗯。”謝景淮微微頷首,低頭便看到顧淺正伸長小脖子,努力看清楚密信上內容的小模樣,心下便是一樂,悄悄的把距離又拉開了一些。

    顧淺小眉頭一皺,小肉手扒拉著書桌邊緣,很努力的伸長小脖子,打算看看這里面的內容。

    她可是從夫君和溫子亭的談話內容中得知了,明月公子跟自家夫君不對盤,甚至還刁難自家夫君。

    那么,在她心里,這樣的人就是敵人。

    敵人就等于可殺。

    她到現在都還沒幫自家夫君做過什么呢,不如趁機去尋了這個明月公子,無聲無息的殺了他。

    那樣,誰也查不出來,自家夫君也少了一個敵人。

    簡直妙哉!

    然,顧淺還不知道,自己心里的小九九已經被自家夫君給看穿了。

    根據他如今對顧淺的了解程度,看著她這閃爍著興奮光芒的大眼,他就已經知道她心里想著什么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双色球最容易中奖方法 福彩生肖6十1走势图 龙8国际pt老虎机官网 多乐彩历史开奖结果 牛的生肖码有什么数字 三明期货配资 百宝彩票陕西快乐10分 广东11选5合法吗 最新个人投资理财产品 内蒙古快三早知道 pc蛋蛋在线开奖工具 山东11选5的最好方法 配资公司网站一卓信宝配资23 广东快乐10分稳赢技巧 中国福彩官方版下载 同花顺炒股软件手机板下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