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這群人,有趣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心中知曉后悔無用,他們三人干脆化悲憤為食欲,大口大口的吃著菜。

    幸好這酒樓菜不錯,他們三人倒是吃的極為滿足。

    謝景淮嘴角微勾,淡定的剝蝦剝蟹給自家小王妃投喂。

    本來在大口吃飯的人無意一瞥,看到正體貼喂著顧淺吃飯,一臉溫柔的人時,心里瞬間就驚的吃不下去了。

    上官月更是心情復雜,他還真是頭一次見到他這么溫柔的對待一個女人的。

    他可是知曉的,謝景淮從小就有厭女癥,只要被女人碰過的衣服絕對不會在穿,若是碰到皮膚都要把自己擦破層皮,甚至還會暴怒殺人。

    以前有個不知好歹的小丫鬟想要爬他的床,直接被他用內力震碎了五臟六腑,然后讓人丟去喂狼了。

    還有想接近他的貴女,碰到他的衣服都要被他削掉一只手。

    那么厭惡女人的一個男人,如今居然在體貼的給女人喂飯剝蝦剝蟹?

    上官月甚至以為自己出了幻覺,若不是嘴上的傷口在隱隱作痛,他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齊陽也震驚不已,他知道謝景淮對顧淺好,卻沒想到會好到吃飯都要親自伺候的程度。

    嗯,之前大宴上的,他還以為是故意做戲給別人看的。

    可如今在他們面前,并沒有做戲的必要。

    所以……

    這特么,是真實的?

    相比他們兩個,溫子亭就淡定了,就是心里有點淡淡的憂傷。

    哎……

    他也想有一個能讓他幫忙剝蝦的媳婦兒啊。

    在這兩人的目光下,正吃著飯的顧淺覺著渾身不自在,再好吃的東西都覺得沒味道了。

    更何況,他們還是一副看怪物的表情。

    謝景淮也察覺到了,當即眉頭微皺,抬頭看向他倆,目光薄涼,聲音清冽:“吃飽了?”

    “咳咳。”齊陽身子一抖,假意咳嗽了聲,低下頭繼續吃著菜。

    哎……

    要是讓京中貴女瞧見這一幕,定然會羨慕嫉妒恨吧。

    上官月則是面色復雜的看了他一眼,傲嬌的冷哼了聲,繼續優雅的吃著他的菜。

    沒了兩人的目光,顧淺的食欲恢復了一點點,繼續悶頭吃著。

    一桌菜五人吃了一半,還剩下一半。

    齊陽已經吃的臉都皺成了包子,肚子更是撐的鼓鼓的:“嗷,吃不下了。”

    “嗝,我也吃不下了。”溫子亭擺擺手,放下筷子摸著自己圓滾滾的肚子投降。

    上官月慵懶的靠在椅背上,手里捏著酒杯抿著剛叫上來的女兒紅,肚子也微微鼓了起來。

    顧淺平時看到他們都是一副清風朗月的模樣,這慵懶接地氣的樣子,還是第一次瞧見,當即覺得有幾分新奇。

    她張著小嘴打了一個飽嗝,窩在謝景淮懷里打了一個哈欠。

    這桌菜吃的最多的反而是她,最少的則是謝景淮。

    他光顧著投喂她了,自己倒是沒吃多少。

    “吃飽了也繼續吃,還剩一半呢。”謝景淮動作優雅的吃著飯,瞥了他們三人一眼,幽幽道:“誰讓你們點那么多呢?”

    狠狠宰他一頓是可以,但是浪費可不行。

    齊陽打了個大大的飽嗝,看著桌上剩下的菜,如同看殺父仇人一般。

    在他準備為自己爭取一下時,外邊突然響起了一道吊兒郎當的聲音:“讓我來看看,是哪位敢搶了小爺的雅間!”

    話音剛落,雅間的門砰的一下被人從外面踹開來。

    顧子軒腳還沒放下來,在看到里面的人時,瞬間就嚇尿了,臉色刷的一下變得蒼白,手里的折扇啪嘰一下掉在了地上。

    “怎么了?趕緊讓開,讓小爺我來看看,是哪個膽大包天的敢不敢……”他身后的寧國公二公子看著他如同見了鬼的樣子,嗤笑了聲,撥開他的身子就要往里看。

    在看到抱著顧淺,慢條斯理吃著飯的謝景淮之時,他臉色一白,啪嘰一下直接跪在了地上。

    “瑞、瑞、瑞王爺。”

    媽呀,他看到了什么?

    瑞王!

    他剛剛居然踹了瑞王的雅間!

    天啊!

    寧國公二公子覺得自己的世界瞬間就黑暗了。

    “膽子挺大。”上官月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寧國公二公子,冷冷的嗤笑了聲。

    他還是頭一次見到那么不怕死的,居然敢踹謝景淮的雅間。

    寧國公二公子額頭冷汗涔涔,顧子軒更是兩股戰戰,一臉驚恐的看著謝景淮,跪都忘記跪了,滿腦子都是,他要死定了,他要死定了。

    謝景淮淡淡的瞥了兩人一眼,兩人便如同被惡鬼扼住了喉,心里彌漫著無限的驚恐。

    若說京城的紈绔們最怕的人是誰。

    那當屬謝景淮無疑。

    要說為什么,一部分是因為謝景淮的兇名,一部分是謝景淮的身份,還有一部分就是年輕時的謝景淮見紈绔就揍。

    上到皇子下到官員公子,京城的紈绔就沒有他沒揍過的。

    要是招惹到他,他親自揍一頓是輕的,重的就直接上折子給皇上,彈劾你一頓,再彈劾你爹一頓。

    然后等回府了再被自己父親揍一頓,懲罰一頓。

    所以如今京城的紈绔是聞謝景淮就逃。

    他們招惹誰,也不敢去招惹這尊大佛。

    顧子軒和寧國公二公子就是暗地里混的,沒被謝景淮抓過。

    可今日他們倒霉,直接就撞上了,而且還是撞在槍口上,扒拉都扒拉不開的那種。

    “來的正好啊。”齊陽笑嘻嘻的看著他倆:“過來,把這桌菜吃了,吃不完就別走了。”

    寧國公二公子跟顧子軒悄悄看了一眼桌上剩下的菜,臉色瞬間就更白了。

    那桌菜雖已經吃了不少,但還剩下半桌。

    若是讓他們兩個自己吃的話,估計會被活活撐死。

    “十皇子殿下……”寧國公二公子都快要哭了。

    他今天出門怎么就不看黃歷呢?招惹上了這幾尊大佛。

    顧子軒更是腸子都悔青了,他剛剛干嘛要踹這雅間呢?

    “嗯?不吃?”齊陽臉上陽光的笑容微微一斂,身上緩緩彌漫著無形的威壓,語氣中更是帶上了幾分威脅。

    顧淺稀奇的看了一眼跟平常不同的齊陽,砸吧砸吧嘴。

    這群人。

    嗯,有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海南环岛赛彩票直播 齐鲁风采群英会走势图 山西快十开奖结果查询 辽宁11选5人工在线计划 江苏11选5规则 浙江十一选五玩法和中奖介绍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旺彩双色球最老版本下载 118图库l论坛 期货配资公司如何赚钱 幸运28开奖概率 宁夏体彩11选5软件 武汉股票配资小丹 吉林福彩快三下载官网 极速时时彩开奖历史 安徽11选5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