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我的地盤,你想跑到哪去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同一時間,靖王府另一隱秘別院中。

    “三小姐,事情已經辦妥了。”一名面容清秀,身穿破爛衣服的丫鬟從外頭摸了進來,恭恭敬敬的看著正優雅飲茶的白衣女人,低聲道。

    “如您預料的一樣,如煙小姐已經被王爺軟禁起來了。”

    “呵……”聞言,白衣女人輕嗤了聲,似是帶著幾分嘲諷:“我那好姐姐,果真沒有腦子。”

    她一邊說著,一邊將臉轉向丫鬟,露出了一張跟上官如煙一模一樣的臉。

    只不過,若是仔細看的話,便能分辨出,她與上官如煙之間的神韻并不相同。

    上官如煙瞧起來要柔弱些,而她看起來則是更清冷一些。

    上官婉兒,上官如煙的替身。

    早些年,上官如煙為了能偷跑出去玩,特意將庶妹上官婉兒打扮成跟她的模樣,并命令她模仿著自己的言行舉止,出席各種她不喜歡的場合。

    就連如今名動京城的第一美人“上官如煙”,都是當初她上官婉兒替她奪得的。

    當然。

    當初出名時她用了點小伎倆,讓少部分的人記得她的名字,可惜的就是,少數始終比不過多數。

    漸漸的,如今京城中的人只知道第一美女“上官如煙”,卻不知她這個替身上官婉兒。

    為了不讓靖王和靖王妃發現,上官如煙一直都死死的瞞著。

    若是不出上官婉兒所料,這一次禁足,上官如煙又會來尋她,并趾高氣昂的讓她替她在屋里禁足待著,好讓她能夠偷溜出府,去尋她的夢中情人瑞王。

    上官婉兒忍耐了那么多年,在今日上官如煙聽從別人的話,用了那么蠢的方法去奪得一個男人的關注時,已經不想繼續忍下去了。

    她了解上官如煙。

    現在她只不過是憑著一股熱血做事,等這熱血一降下來,她便會開始后悔,然后想盡辦法把罪名安到她的頭上。

    當了她影子那么久,也是時候收她一些利息了。

    “準備吧,竹兒。”上官婉兒輕吹了下茶杯里的茶沫,眸光清冷:“這一次,讓她成為我的影子,讓她嘗嘗,成為影子的滋味。”

    竹兒低著頭,清秀的面上滿是虔誠:“是,主子。”

    而回到武定侯府的溫子怡越想也越覺得不對勁。

    她記得,早些年見到的上官如煙性子是清冷且穩重的,在京城選美大會碰到混亂時,她也是穩穩的坐在那兒,冷靜的看著驚慌失措的貴女,并沒像茶會那天一樣,害怕的鉆到桌子底下去。

    莫不是之前離開京城的路上她遇見了什么事?導致性格大變?

    溫子怡想了想,沒能想出個所以然來,但心中卻覺得非常不對勁。

    怎么個不對勁法,她也無法說,只能悶在心里,想著等下一次碰到上官如煙時再好好的問問她。

    再怎么說,之前她們關系還是挺不錯的……

    京城中人心思各異,平靜的表面下卻醞釀著滔天巨浪,誰也不知道,在不久之后,這看似安寧的京城,將會被一人攪的翻天覆地。

    瑞王府。

    謝景淮抄起軟塌上的小幾,毫不猶豫的朝上官月的方向丟了過去,并將顧淺牢牢抱在懷里,一雙黑眸冰冷又狠戾的看著他:“你想都別想,滾!”

    想帶走他的小王妃?

    誰給上官月的勇氣?

    老天爺嗎?

    上官月身子一側,輕輕松松躲過謝景淮丟過來的武器,嚷嚷著:“喂喂喂,你能不能別那么獨裁,小豆丁都還沒說話呢!”

    謝景淮面色微沉,抱著顧淺的手臂緊了又緊,心中莫名的涌上了幾分慌亂。

    似是害怕從她嘴里聽到什么他不愿意聽的話。

    顧淺張張嘴:“我……”

    “她不會去的。”謝景淮壓下心中莫名涌上的慌亂,沒等她說完話,骨節分明的大手便捂住了她溫潤的小嘴:“我也不會同意她離開我。”

    顧淺:“……”

    我去!

    給不給人說話了還?

    “是嗎?”上官月嘚瑟的揚揚眉,修長的手指了指他捂住顧淺嘴巴的大手,開口道:“你有本事別捂著小豆丁的嘴巴,我要親耳聽她說。”

    還沒等謝景淮說話,上官月便又道:“別別別,你還是別放開了,你不敢,我知道你不敢。”

    顧淺沒好氣的沖上官月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抬起肉肉的小手輕拍了下謝景淮的手背,示意他把她放開。

    謝景淮薄唇稍的抿緊了少于,卻沒繼續捂住她的嘴,緩緩的松開了她,但依舊是把她緊緊的抱在懷中,沒放開她。

    “大傻子。”顧淺看著無比嘚瑟的上官月,一本正經的開口道:“我不會去你府里的。”

    “為什么?”聞言,上官月原本因為謝景淮吃癟的心情莫名的淡了幾分,看向她,眸中帶著幾分受傷:“你不把我當朋友嗎?我以為,在那一夜過后,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顧淺微微一怔。

    朋友?

    她……也可以擁有朋友嗎?

    謝景淮原本忐忑的情緒在顧淺說出不會跟上官月去他府里的時候瞬間煙消云散,原本沒有什么表情的面上極快的浮現了一抹笑意。

    他就知道,他家小王妃不會拋下她的。

    但,在看到上官月那可憐兮兮的模樣,他的笑意瞬間就被怒意取代,額頭青筋突突直跳,近乎是咬牙切齒的道:“上官月,你還要不要臉?”

    這廝,居然再跟他家小王妃裝可憐?!

    上官月懶得搭理謝景淮,繼續可憐巴巴的看著顧淺,再次問:“我們不是朋友嗎?小豆丁。”

    顧淺嬌唇微抿,看著面前這像一只沮喪的大狗狗一般的上官月,終是有幾分心軟了,她張了張嘴,道:“是。”

    謝景淮心中一沉,上官月面上一喜,身上的沮喪一掃而空,笑嘻嘻道:“那太好了,小豆丁你放心,我不會邀請你去我府里了。”

    顧淺一臉狐疑的看著他:“真的?”

    “你不去我府里,但我可以過來啊。”上官月回答的那叫一個自然,自然到讓謝景淮拳頭發癢。

    “看來,你當真是皮癢了。”謝景淮將顧淺放在軟塌上,陰測測的看向上官月,挺拔如竹的身子矯健的從窗戶翻了出去。

    上官月深感不妙,轉身就要跑,結果被謝景淮拎住了衣領。

    “我的地盤,你想跑哪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中国最好的配资公司 三肖期期中特准 上海体彩11选五 一起配资网 江苏快3开奖l结果 幸运农场预测手机软件 吉林11选5遗漏号 新股顶格申购是多少股 河北快三人工在线计划 深圳风采2011024 快中彩中奖计算 云南ll选五前三走势图 湖南快乐十分现场开奖 陕西快乐十分计划 上海今天11选五开奖号 双色球选号规律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