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衣服角都不行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喂喂喂,這憑什么?”被謝景淮的兇殘嚇得哆嗦了下后,上官月便不服氣的嚷嚷了起來。

    要小豆丁真跟他跑了,被打斷腿的人也不該是他吧?

    “我不舍得她受到一點傷害。”謝景淮狹長的眸微微瞇起,清俊的面上浮現出一絲絲柔和,但那干凈清冽的聲音說出來的話卻無比的兇殘:“所以只能把勾搭她的人腿打斷了。”

    “當然,不止帶她跑的……”

    說話間,謝景淮帶著幾分冷冽的目光還若有若無的落在某人,惹得他急忙夾緊雙腿,狠狠的瞪他一眼。

    “兇殘!”

    這特么的太兇殘了。

    明顯就是要把人給徹底廢掉的節奏啊。

    “咳咳。”上官月咳了好幾聲,沖謝景淮擺擺手,示意他趕緊把這嚇人的樣子收起來:“我也只是打個比方而已,別激動啊。”

    謝景淮不可否置的揚揚眉,將茶喝光后站起身走進里屋。

    上官月看著他的背影,嗤笑一聲搖搖頭。

    這個男人,居然也會有栽在女人身上的時候。

    在看到謝景淮來到顧淺身邊,冷硬的面上浮現一抹柔和時,上官月嘖嘖了兩聲。

    果然啊,牽了紅線,百煉鋼,也會變成化指柔。

    感覺到有人靠近自己,正津津有味的跟扶蘇看監控的顧淺急忙退了出去,陡的睜開了雙眸,便看到了正朝她伸出手,似是要把她抱起來的謝景淮。

    “夫君。”顧淺沖他露出一抹笑,擺了擺手。

    “沒睡?”看著她雙目清明的模樣,謝景淮也沒把手收回去,將她從軟塌上抱起來,抱著她溫軟的小身子,柔聲道:“怎么不睡一會?”

    睡?

    顧淺現在正興奮著呢。

    她發現了別人的小秘密,怎么可能不興奮?

    “現在大白天的,小豆丁怎么可能睡得著。”上官月也從外面走了進來,大喇喇的坐在一邊,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看著顧淺。

    此時的他已經沒有了剛剛顧淺瞧著他的溫潤如玉,白色的衣服東一塊西一塊臟兮兮的,臉上腫起了一塊,眼角還帶著一點點青紫。

    冷不丁看到他這一副慘兮兮的模樣,顧淺先是一愣,然后抬起頭看向謝景淮。

    果不其然,她看到了他嘴角也青了一塊。

    見她看過來,謝景淮還沖她眨了眨眼睛,狹長的眸中帶著瀲滟的光,這一眨,便讓顧淺覺得自己被電了一下,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幾分,嚇得她急忙轉移視線。

    不能多看夫君。

    多看夫君,心跳便會不受控制。

    她還是不太喜歡這種不受控制的感覺。

    “看來,你們剛剛打架打出勝負了。”顧淺穩定了下自己的心跳,看著他們兩個臉上的傷,沒好氣的開口道:“多大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打架,真是的。”

    “我跟他一碰面,不打一架我就不舒服。”上官月指了指謝景淮,得意的抬了抬下巴,笑嘻嘻的開口道:“怎么?小豆丁,你關心我?”

    “你想多了。”謝景淮清冷的聲音響起,狹長的眸中帶著幾分鄙視:“手下敗將不需要關心。”

    顧淺煞有其事的人點點頭,毫不猶豫的往上官月心口上扎一刀:“沒錯!”

    手下敗將需要什么關心?

    不繼續丟去訓練就不錯了!

    上官月哀嚎一聲,剛準備跟顧淺賣慘時,便聽到她問:“大傻子,你跟上官如煙是什么關系?”

    顧淺突然想起來,這大傻子好像也姓上官,似乎也跟這上官如煙有點關系。

    那……

    她把靖王府里有兩個上官如煙的事情告訴他,應該沒啥問題吧?

    正看監控看的津津有味的扶蘇系統冷不丁聽到她這么一說,便好奇問:“主人,你打算干什么?”

    “沒干什么啊,就是跟他提一提,畢竟大傻子是我的朋友嘛,總不能讓他被蒙在鼓里。”

    “既然是朋友,我就要多為他著想,扶蘇你說是不是?”顧淺挺了挺,說的那叫一個義正言辭。

    扶蘇系統:“……”

    對對對,你說的都對。

    一聽她提起上官如煙,上官月臉上的笑容瞬間淡了下來:“小豆丁,你問這個干什么?”

    “沒干什么。”顧淺往謝景淮懷里靠了靠,舒服的瞇了瞇眼,格外慵懶的道:“就是好奇的問問你,靖王府里怎么有兩個上官如煙呀?”

    “你說什么?”

    她這一句話,把上官月給驚到了,面上浮現了幾分錯愕:“有兩個上官如煙?”

    “嗯,對啊。”顧淺點了點小腦袋,臉不紅氣不喘的撒著謊:“我去參加茶會的時候偶然看到的,她們兩個似乎發生了沖突,正拉拉扯扯呢。”

    扶蘇系統驚奇的看了外邊的顧淺一眼。

    哦豁,主人進步了,會撒謊了。

    嗯,不錯不錯。

    謝景淮眸子微瞇,陡然想起了前年京城的流言,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之處,一臉興味的看著上官月。

    “看來,你這個大姐,藏著蠻多秘密啊。”

    上官月面色微沉,思緒飛快轉動,很快便發現了其中的不對之處,冷嗤了聲,開口道:“誰沒有一兩個秘密的?”

    “小豆丁。”上官月站起身來,不怕死的伸出手揉了揉顧淺的頭,在謝景淮沉著臉踹他之時飛快的手回了手,并沖顧淺眨眨眼,道:“我先走了,改日來找你玩。”

    話音落下,上官月便被謝景淮給踹出了門。

    “哦。”顧淺愣愣的看著離去的上官月,頂著被他揉亂的頭,懵懵的應答了聲。

    “哦什么哦,改日不許見他。”謝景淮臉黑如墨,看著顧淺這亂糟糟的頭發,抬起手狠狠的揉了揉,把它揉的更亂了些。

    感覺到自家夫君心情不是很好,顧淺也沒反抗,乖乖巧巧的坐在他懷里,沖他露出一抹討好的笑來,拽著他的衣袖:“夫君,你怎么了?”

    男人都那么善變的嗎?

    剛剛心情還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晴轉暴雨了?

    瞧著她這小心翼翼討好的小模樣,謝景淮心里鼓起來的酸澀瞬間消失不見,他沒好氣的把她往自己的懷里帶了帶,低聲道:“今后不許他碰你。”

    就算衣服角都不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宁波股票期货配资网 河南11选5规则 股票融资余额什么意思 河北快3开奖走势图结果 赌场怎么对付算牌客 河内一分彩后三杀号专家 安徽快3是合法的吗 吉林11选5遗漏号 贵州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时时彩历史开奖记录 股票配资骗局假盘 中国体育彩票快3 云南快乐十分真准网遗任四 中国平安股票行情东方财富 福利彩票店一年的利润 广西11选5开奖号码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