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姻緣樹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溫子怡心肝猛的顫了顫,艱難的吞了吞口水。

    顧淺她當真敢對一慧大師動手啊。

    瞧著一慧大師那一副如同看調皮熊孩子的慈愛的眼神,顧淺身子抖了抖,悻悻的收回了自己的小拳頭。

    打架嘛,本來就是兩個人對打才有趣。

    要是只有一個人打,另外一個人不還手,那也就沒有興趣了。

    顧淺十分不悅的撇撇嘴:“我心里不舒暢是不舒暢,可你別整的像我欺負了老人家似的。”

    “我知道你打的過我,你就是故意的,故意讓我內疚。”

    “我告訴你,我打這一拳,我不后悔,我也不會跟你道歉的!”

    哼,道歉?想都不要想。

    誰讓他說話說一半的……

    看著她這一副不講理的熊孩子的模樣,一慧大師哭笑不得的搖搖頭。

    合著他站著挨上一拳讓她舒暢些,還成了他的不是?

    “放心,不會讓你道歉的。”一慧大師抓緊順毛:“是貧僧有錯在先。”

    “這還差不多。”顧淺輕哼了聲,小聲的嘟囔著。

    一慧大師順嘴道:“今日兩位好不容易前來,不如留下用個齋飯吧。”

    話音剛落,顧淺的小肚子便“咕咕咕”的叫了起來,惹的她老臉一紅,溫子怡也有些忍俊不禁。

    “咳。”顧淺清咳了聲,掩蓋住自己的尷尬,挺著小胸膛道:“既然你那么熱情的邀請,那我就勉為其難的留下了。”

    扶蘇系統:“……”

    呵呵,好勉為其難哦。

    “還有。”顧淺一只手在暗袖里掏啊掏,從里面掏出了幾塊銀錠,噠噠噠的走上前塞進了一慧大師的手里,一本正經的開口道:“這是給你的醫藥費,還有今天吃飯的費用。”

    “我可不是吃白食吃霸王餐的人。”她可是個好孩子。

    一慧大師看著手里的銀錠,在看她這挺著小胸膛,一臉驕傲的模樣,心里哭笑不得。

    這活脫脫就是一個沒長大的小孩子啊。

    一慧大師哪里知道,顧淺并不是沒長大,該懂的她都懂,只不過是一知半解而已。

    再加上,她現在智力點也才五點……

    咳咳咳……

    這讓她聰明到哪兒去?

    一慧大師還有話要對溫子怡說,看著顧淺正好奇的東瞅瞅西看看,便招來小僧帶著她在寺廟里逛逛。

    顧淺并不是頭一回來寺廟,在之前的世界里,她也去過寺廟。

    只不過并不是去上香拜佛,而是去——殺人。

    殺的自然也不是什么好人。

    而是一個偽善之人。

    何為偽善?

    其實顧淺并不知道。

    只知道他們給她的資料上,顯示這個人用做慈善的名頭,去騙一些不諳世事,家境貧窮的小姑娘。

    明面上是打著供她們讀書的名號,暗地里卻逼迫她們去站街,去做一些她們不愿意做的事情。

    顧淺記得,那人長的白白胖胖的,看起來十分和善。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長的這么人模人樣的人,背地里怎么盡做一些畜生的勾當呢?

    所以顧淺選擇在寺廟里動手,讓他去佛祖跟前懺悔去了。

    也就是那個時候,顧淺明白,這個世界上,看起來和善的人不一定是好人,看起來兇神惡煞的人,也不一定是壞人。

    偽善的人很多,大多數人內心其實都是冷漠的。

    這還真是顧淺頭一次不用殺人,安安心心的在寺廟里逛著。

    看看佛祖金身,看看正誦經的僧人,看看正閉眼虔誠抽簽的命婦。

    一切的一切,對她來說十分新奇。

    小僧也不是一個多話的人,悶頭帶著顧淺逛這逛那,看到她著實好奇的地方,便也同她說一說由來。

    “小和尚,這棵樹上為什么系那么多紅絲帶?”顧淺在老樹下站定,微微仰著小腦袋,望著樹上飄蕩的紅色絲帶,好奇的問。

    良好的視力能讓她看到,那些紅絲帶上寫著兩個的名字,后面還有白頭偕老的字眼。

    好奇怪,為什么要在一棵老樹上寫這樣的話?

    “這是姻緣樹。”小僧站在她身后,距離她一步遠的地方,耐心的跟她解釋:“施主若有心儀之人,誠心將他同施主的名字寫在絲帶上,并將其系在姻緣樹上,施主便能同他白頭偕老。”

    “若是心不誠,便無法系在這姻緣樹上。”

    “據說,能獲得姻緣樹認可的人,便可保百年姻緣。”

    “心儀之人……”顧淺迷茫的低喃了聲,腦海中陡然閃過了謝景淮的臉。

    她歪了歪腦袋,看著小和尚:“小和尚,何為心儀之人?”

    小僧被她看的臉陡然一紅,結結巴巴道:“貧、貧僧乃、乃出家之人、并、并不知何為心儀之人。”

    顧淺一臉茫然,小腦袋瓜開始思考。

    她并不知什么是心儀之人,也不知道男女之間的喜歡究竟是什么樣的。

    她跟謝景淮之間的姻緣是系統促成的,她是為了活下去才跟謝景淮在一塊。

    而如今她待在謝景淮身邊,是因為他對自己足夠溫柔,足夠耐心,足夠包容。

    可……她對他究竟有沒有男女之間喜歡的那種感情?

    聽著自家主人的心聲,扶蘇系統嗤之以鼻。

    親都親了,睡都睡了,如果那還不算喜歡,那什么樣才算?

    更何況,它還沒見過除了謝景淮之外,還有誰能制住自家變態主人的。

    想著想著,顧淺便覺得腦袋瓜隱隱作痛。

    她甩了甩頭:“算了算了,不想了。”既然她現在已經跟謝景淮在一塊了,那他便是自己的心儀之人了。

    這般想著,顧淺便也覺著就是這樣。

    于是乎她邁開小步子噠噠噠的朝著放著紅絲帶的桌子上走去,拿起毛筆歪歪扭扭的寫下自己跟謝景淮的名字。

    她知道自家夫君的名字,還是在某天風和日麗的早晨。

    自家夫君親著她,誘哄她喊他的名字:“景淮。”

    聯想著之前“謝閻王”的名號,她便知道了他的名字。

    謝景淮。

    她認認真真的,一筆一劃寫好之后,抓著絲帶來到了樹下,懷著虔誠的心便要將之系上。

    就在這時,從她后方陡然傳來一陣破風之聲。

    顧淺下意識的往旁邊一躲,一支箭凌空而來,直直的穿過了她手中的紅絲帶。

    眨眼間,兩個緊緊挨著的名字,瞬間變成了兩半。

    寫著她名字的那一半,正在半空中慢慢飄落到地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甘肃快3开奖果2月1曰 股票开户怎么办理流程 河北11选五最大遗漏一定牛 2019上证指数年线 排列3走势图 快乐十分钟开奖走势图广东 2019全年精准特马诗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怎么样 天才数学家的赌博公式 广东11选五走势图规则 炒股头像图片 秒速赛车计划数据官网 云南快乐10分开奖号 河南11选5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一定牛 二分彩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