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榮沉“出差”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夫君……”顧淺瞇著眼睛,躺在床榻上,一只手四處摸索,尋找著謝景淮的胸膛。

    軟糯糯的聲音敲醒了謝景淮的生物鐘,謝景淮微微側過身子,大手攬住顧淺的細腰,亦是閉著眼睛低喚了一聲:“淺淺。”

    顧淺還在淺眠當中。

    一睡又是半個時辰,顧淺才算是睡醒了,打了個哈欠,伸了個懶腰。

    “醒了?”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

    “夫君。”顧淺揉了揉眼眸,軟糯糯的喊了一聲,隨即整個人撲進了謝景淮的懷抱里。

    親昵的揉了揉顧淺凌亂的秀發:“該起床用早膳了。”

    說話間,謝景淮的大手一把把顧淺從床榻上抱了起來,放在自己的腿上,而顧淺就跟個軟綿綿的娃娃似的,整個人躺在了謝景淮的懷中。

    顧淺不習慣這古代的穿衣方式,太過復雜和繁冗,而每天起床都是謝景淮不厭其煩的為顧淺更衣。

    今日也是和往常一樣,謝景淮將一旁的衣物取過,一件一件的替顧淺穿好。

    等到二人將外衣都穿好了,才叫了下人進來侍候梳洗。

    “王爺。”門外傳來一道聲音。

    謝景淮望著門外應了一聲:“進來。”

    “王爺,宮里送請柬來了。”林總管一身灰色的衣衫,站立在屋子里中,手里拿著一封精致的請柬。

    謝景淮伸手接過,林總管識趣的退了出去,自從這府里來了小王妃之后,謝景淮便不喜歡有人打擾他和小王妃的二人世界,作為這王府里的老人,林總管自是知道謝景淮的性子。

    謝景淮打開請柬看了看,顧淺有些好奇的湊過來,偏頭問:“夫君,這是什么呀?”

    “是宮里送來的請柬,明日晚上皇上在宮中設宴,讓一眾大臣夫人前去參加。”謝景淮看著請柬說道。

    “那我也要去嗎?”顧淺腦子里記得板栗說過的,一般像這種宮廷聚會,顧淺都是要去的,誰讓她是瑞王妃呢。

    謝景淮將請柬放下,看著顧淺道:“隨你,你想去便去,不想去便不去。”

    按照規矩,顧淺是瑞王妃,理應參加皇上所設的宮宴,但誰讓咱們瑞王是個寵妻狂魔呢,一切都隨著顧淺的性子來。

    顧淺微仰著下巴,睜著那對靈動像是會說話的眼眸深情的道:“夫君去我就去,夫君去哪兒,我就去哪兒。”

    “淺淺這是夫唱婦隨嗎?”謝景淮聽完顧淺的話,心中有些歡愉,勾了勾顧淺的下巴說道。

    “夫唱婦隨是什么意思啊?”這四個字在顧淺的大腦里處于嚴重陌生狀態,顧淺根本不懂這是什么意思。

    謝景淮早就習慣了顧淺這懵懵懂懂什么都不明白的狀態,耐著性子解釋道:“夫唱婦隨的意思就是夫君做什么,淺淺你便做什么,夫君去哪里,淺淺便去哪里,一切都以夫君為主。”

    “原來這就是夫唱婦隨啊,夫君對我好,我愿意都聽夫君的。”顧淺白皙的臉上揚起一抹笑容道。

    每每看到顧淺這天真可愛的模樣,謝景淮的大手就像是不受控制一般,輕輕捏了一下,心里泛起一絲漣漪。

    謝景淮望著顧淺的臉,十分認真的道:“淺淺不必什么都聽夫君的,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就好了。”

    “我就知道,夫君是這個世界上對我最好的人了。”顧淺心里又是一陣感動。

    顧淺忽然覺得自己有些幸運,雖說前世被培養成了武器,這一世也沒人疼愛自己,還要完成那么多破任務,但好在遇到了謝景淮。

    謝景淮就像是自己在黑暗生活里遇到的一道光一般,讓自己的生活變得明亮起來。

    雖說一開始顧淺只是為了完成任務,但真的嫁給謝景淮之后,顧淺發現她好像把謝景淮裝在心里了呢。

    二人又是一番甜蜜,隨即商定了明日一同進宮。

    當日夜里,謝景淮已經和顧淺睡下了,就聽到修一在門口喊謝景淮。

    “這么晚了,修一怎么來了?”顧淺有些疑問的道。

    顧淺在王府里住了一些時日,對修一也算是漸漸熟悉。

    謝景淮坐了起來,對顧淺道:“應是有重要的事找我,你先睡,我一會兒便來。”

    “嗯。”顧淺點了點頭。

    謝景淮掀開被子,穿上鞋子,披了一件外袍,起身后又細心的替顧淺掖好了被子,生怕顧淺著涼。

    出了書房,謝景淮未曾去書房,而是徑直就走到了庭院里。謝景淮走在前邊的一處花園里,停下來問:“可是淺淺的事?”

    “嗯,王爺交代的事情已經有消息了。”修一點了點頭。

    謝景淮曾交代過,若是事關顧淺,不論多晚,只要有了消息便來匯報。

    謝景淮轉過身,看著修一問:“怎么樣?”

    “那批夜闖王府的黑衣人的身份已經查到了,那些人并不是大齊的人,而是西梁國的人。”

    “西梁國的人?”謝景淮微微吃驚,那西梁國離大齊千里之遠,為何會有西梁國的人來刺殺顧淺?

    只是稍稍一想,謝景淮便覺得這里面不對經,應當有其他什么端倪。

    修一又道:“嗯,屬下已經確定過了,就是西梁國的人。”

    “西梁國的人怎么會刺殺淺淺?”這話既是在問修一,也是在問自己。

    黑夜中,修一滿臉嚴肅的回答:“屬下查到,西梁國的國師于半月之前占卦,說是這世上有天女出現,得此女者便可得天下,這女子說的好像就是王妃。”

    得此女者得天下,謝景淮在心里呢喃了一遍,心中是萬分震驚,但隨即又淡然下來,思慮著什么。

    顧淺乃是大齊人,顧府的女兒,她怎么會和西梁國的人扯上關系呢?

    除非顧淺并非是顧府的親生女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上海时时乐怎么不开奖 北京福利彩票官网pk10 安徽快三和值走势图表 极速时时彩有什么漏洞 北京十一选五组选走势图 阳光在线配资平台合规吗 福彩山西快乐十分开奖 正版王中王平特一肖 002448中原内配股票行情 上海快3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网址 安徽11选五今日开奖信息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一牛 北京快三开奖查询图 云南时时彩开奖助手 什么股票配资平台靠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