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替子怡不平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端木蓉身著一襲淺紫色長裙,筆直的站在那兒,一對鳳眸微挑,態度堅決道:“顧小姐說的是,只要她向我道個歉,我便算了。”

    “溫小姐,你這般攀誣于我,向我致歉不過分吧?”端木蓉又微微抬頭,看向溫子怡。

    溫子怡滿臉緋紅,滿是生氣和憤怒:“若是我真的錯了,我向你道歉也無妨,但我不覺得自己做錯了什么,又憑什么向你道歉!”

    “你胡亂攀誣于我,毀我聲譽,還不算錯?”端木蓉高聲道。

    “不可理喻!”溫子怡朱唇微啟,從口中說出這四個字。

    溫子怡說完后,回頭對身后的顧淺道:“王妃,我們走吧。”

    “慢著!”端木蓉高喊一聲,走至溫子怡面前,擋住溫子怡的去路。

    “攀誣了我想就這么走了嗎?不道歉別想走!”

    溫子怡氣得面色鐵青,怒聲道:“攀誣你?我不過是說出事實而已,這算什么攀誣!”

    “沒有證據,就是攀誣!現在你必須向我道歉,要不然就別想走!”端木蓉口氣霸道的道。

    一直站在一旁沒有說話的顧淺秀媚緊緊蹙著,忍不住出言道:“端木小姐,適可而止,做人可莫要太過分了。”

    “瑞王妃,這不關你事吧?”端木蓉笑著說道。

    “子怡是我的好友,又豈會不關我的事。”顧淺也是淡然的回答道。

    端木蓉面上的笑意凝了凝,臉一下垮了下來:“瑞王妃,你雖然身份尊貴,到也不能是非不分吧?這件事是她攀誣在先,我讓她賠禮道歉又有什么問題呢?”

    端木蓉自覺自己有理,說話時振振有詞,絲毫沒有因為顧淺是瑞王妃的身份而退讓。

    “我勸端木小姐不要揪著此事不放,不然大家的臉面都不好放!”顧淺難得好脾氣的道。

    換在平日里,顧淺定是要用暴力來解決問題的,但板栗時常勸導顧淺,說她是瑞王妃,所作所為不能丟了瑞王府的身份。

    為了避免給瑞王府惹上麻煩,顧淺也就收斂了許多。

    顧淺牽起溫子怡的手,大步往前走去,可剛走了兩步,卻是再次被端木蓉擋住了去路。

    顧淺頓時也沉下臉,不悅道:“端木小姐,你這是要檔本王妃的去路?”

    “蓉兒不敢。”端木蓉施了一禮,又張口繼續道:“瑞王妃要走,蓉兒自是不敢攔,但溫小姐不能走。”

    “不能走?什么時候你有這個權力可以決定她是走是留了?”顧淺面色陰沉反問道。

    端木蓉言語客氣,卻是未將顧淺放在眼中,張口道:“瑞王妃身份尊貴,想來應當不是那等不明事理的人,蓉兒讓溫小姐留下,不過是為了要個說法罷了。”

    “蓉兒也不是那等揪著不放的人,只要溫小姐道了歉,此事便算了。”端木蓉言語間表露出自己十分大度的樣子。

    顧淺的耐心幾乎到了極致,有些忍不下去了。

    垂眸間,顧淺看了溫子怡一眼,頓時眼前一亮,面上也有了笑意,面帶笑意的看著端木蓉。

    顧淺神情突然的轉換,讓端木蓉有些懵,不知為何顧淺會突然笑的如此燦爛。

    就在端木蓉猜測時,顧淺張了張唇,緩緩道。

    “端木小姐,我最后問你一次,你一定要子怡跟你道歉嗎?”

    “當然,我們端木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總不能讓人就這么平白冤枉了吧。”端木蓉是鐵定心思要讓溫子怡在眾人面前丟臉了。

    溫子怡拉了拉顧淺的衣袂:“王妃,咱們莫和她胡扯,咱們走。”

    “不急。”顧淺張口道,一雙鳳眸流轉望向端木蓉道:“既然你想把事情鬧大,那且再鬧大一些。”

    顧淺此言一出,端木蓉眼中閃過一絲疑惑,不明白顧淺這話的意思。

    又聽見顧淺清脆的聲音:“子怡就是你故意踩著她的裙擺讓她摔倒的。”

    “瑞王妃,我敬你是瑞王妃,但你也不能這般胡說。”

    “我有證據。”顧淺朱唇一張一合道。

    頓時,端木蓉眼皮跳了跳,神色微變:“證據?你有什么證據?”

    顧淺將溫子怡拉到端木蓉面前,指著溫子怡的裙子道:“喏,這就是證據!”

    眾人順著目光望去,只見溫子怡裙擺底裙上有一道繡花鞋印。

    “這算什么證據?”端木蓉神色緊張,又不大明白道。

    “這當然算是證據。”顧淺神情自信道:“這裙擺上還遺留著腳印,只要你再在裙擺上踩一下,便能知曉是不是你做的。若是你踩下的腳印和這裙擺上的吻合,那必然是你做的,反之,若是腳印不同,就能證明你的清白。”

    顧淺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緩緩說出一番話來。

    端木蓉頓時臉色一白,輕咬著下唇,聲音些微的顫抖道:“這、這怎么能證明。”

    “剛才我所言便能證明,你且大可一試。”顧淺唇角含笑,一臉笑容盯著端木蓉。

    端木蓉怔在哪兒,有些心虛,不知該如何是好。

    方才的確是她故意伸了伸腳,將溫子怡絆倒。若是真的像顧淺所說,自己要是這么做了,也就是讓眾人知道是自己做的。

    端木蓉不想上前,但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一時之間進退兩難,不知如何是好。

    一旁的顧淺淺笑的望著端木蓉,意味深長道:“端木小姐,請吧。”

    端木蓉杵在哪兒,滿臉通紅,顯然是不知如何是好。

    “端木小姐,愣著干什么?證明你清白的時候到了。”見端木蓉愣著,顧淺再次開口道。

    此時的端木蓉有些下不來臺,一旁的顧蕊見狀,笑著上前:“這事兒左右不過都是件小事,大家平日里都這般交好,就不要再抓著此事不放了。”

    “顧小姐這話說得好生奇怪,剛才是誰嚷嚷著不放了?”顧淺今日難得耐著性子和她們磨嘴皮子。

    顧淺稱顧蕊為顧小姐,言語間滿是疏離和客氣,在人前也不愿做樣子。

    顧蕊面上有些難堪,神情有一瞬的不自然,卻是快速反應過來,又笑著道:“瑞王妃和端木小姐大人有大量,不如就算了吧。”

    顧淺不說話,顧蕊又只得看向溫子怡:“溫小姐,此事就這么算了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下期双色球开什么码 体彩票11选5开奖结果新疆 福建十一选五玩法 在线配资平台_天牛宝资深 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11选5云南 基金配资哪家好 泳坛夺金app下载 四肖期期 免费 有八万怎么理财钱生钱 重庆幸运农场软件 澳门单双波色王 陕西高频十一选五预测 排列五预测 时时彩免费手机计划 河南十一选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