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4章:半夜擾醒上官月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出了走水一事,皇上便沒了繼續宴會的興致,也就散了。眾人也覺得有些疲倦,也就各自回去了。

    顧蕊在婢女的攙扶下也回了房間,關上了房門,顧蕊便坐在凳子上生著悶氣。

    婢女將屋子里的門窗都關好了,走到顧蕊的身旁站著。

    “今晚到底怎么回事?顧淺呢?哪去了?”顧蕊強壓著心中的怒氣,此時才問道。

    “奴婢也不知道,奴婢走時明明就看見她們兩人在一起的。”婢女答道。

    顧蕊面色有些難看:“那為什么剛才只有他一個人,還是被綁著的!”

    “這、奴婢不知……”婢女擰著眉頭搖了搖頭。

    顧蕊兩道彎眉蹙在一起,神色是少有的陰郁,顯得十分不快。顧蕊端坐著,那眼中閃爍著怒意,身旁的婢女不敢多話,生怕惹了顧蕊不快。

    但顧蕊和顧蓮不同,顧蕊乃是個極有克制力的人,就算是情緒不快,也甚少對婢女下人發脾氣。

    就像是此刻,顧蕊儼然已經到了生氣的頂端,卻是極力的壓制,不讓情緒暴露外泄

    今夜,是顧蕊在來東南山前就準備好的,誰知道竟然發生了這樣的變故,自然讓顧蕊生氣。

    但現下還不是生氣的時候,那個男人還關在大牢中。

    漸漸冷靜下來,顧蕊也開始思量后續的事情,問道:“那個劉三可安排好了?不會說出什么不該說的吧?”

    被關進大牢里,少不了一番刑罰,也不知那個劉三能否經得住刑罰,要是禁不住說出一些什么不該說的來就麻煩了。

    “小姐放心,那個劉三的老母親還在咱們手里呢,不會亂說的。”婢女躬著身子卑微的回答。

    “那人是個地痞流氓,會將他母親的性命放在心上?”顧蕊心中隱隱有些擔憂。

    婢女答道:“那劉三雖是地痞流氓但對他那老母親卻是十分上心的,他之前偷銀子就是為了給他生病的老娘治病。咱們將他的老母親握在手里,再答應他會好好照顧他老母親,他定不會亂說的。”

    婢女說起這番話來有理有據,思路清晰,不愧是顧蕊身邊的大丫鬟。

    也是這席話讓顧蕊放心了不少:“那你且將人看好了,可別再出什么意外!”

    “是,小姐。”

    原本今晚這一出是能將顧淺徹底毀掉的,誰知道那顧淺竟然不見了,好好的計劃,就這么毀了,顧蕊這心里還真是有些不是滋味。

    想到顧淺,顧蕊才想起到現在為止,顧淺都是處于不知所蹤狀態,那顧淺中了情香散,會去了哪兒呢?

    方才謝景淮那般火急火燎的走了,必然是有了顧淺的消息。

    “你去東院一趟,看看顧淺在何處。”顧蕊又吩咐道。

    婢女領命,便去了東院。屋子里只剩下顧蕊一人,顧蕊心中怒火難消,整個人都顯得有些陰郁。

    心中不由得暗暗在想,為何顧淺的命會這么好,這么天衣無縫的計劃,竟然都讓顧淺躲過了。

    此時已是半夜,顧蕊卻是毫無睡意,在房間里等著婢女回來回稟消息。

    而另一邊,謝景淮從屋子里出來后,徑直去了上官月的房間。

    上官月的院子里有侍衛守著,見了謝景淮,立即上前行禮:“見過王爺。”

    謝景淮未曾應聲,徑直朝前走去。

    那侍衛立即上前詢問道:“王爺,可是要見世子?”

    “嗯。”謝景淮冷漠的應了一聲。

    “王爺,世子已經睡下了,您可有什么重要之事?”侍衛狗腿的跟在謝景淮身后。

    謝景淮不再答話,而是直接朝著上官月的房間走去。

    見謝景淮不答話,侍衛面露為難之色上前一步擋住了謝景淮的去路:“王爺,世子已經睡下了,您要不明日再來?”

    “滾!”謝景淮頓下腳步,從齒縫中擠出這個字來,周身皆是冷冽之意。

    侍衛乃是上官月的人,就這么放任謝景淮闖入乃是失職,可是眼前之人又是謝景淮,侍衛根本不敢上前在攔。

    侍衛面上是一臉的為難之色,根本不知如何是好。

    然而等到侍衛反應過來之時,謝景淮已經大步來到了上官月的房門前,謝景淮伸出右腳,用力一踢,門便開了。

    徑直往里走去,上官月躺在床上睡覺。

    謝景淮走至塌前,伸出大手將被子一掀,冷冷的道:“起來。”

    “誰啊,大半夜的!”上官月閉著眼睛,將被子拉回重新蓋在了身體上,又轉過身繼續沉沉睡去。

    此時已是半夜,正常的人早就已經睡了,謝景淮若非是有事,也應當是已經睡了的。

    “給本王滾起來!”謝景淮直接將被子扯過,一把扔在了地面上,又伸手將上官月逮了起來。

    上官月迷迷糊糊的,但此時已是清醒不少,上官月睜開眼睛看見是謝景淮,不滿道:“謝景淮,三更半夜擾人歇息,你想干什么!”

    “我有事問你。”謝景淮低聲道。

    “有什么事明日一早再說,我現在要睡了!”上官月說著就要躺下繼續入睡。

    就在他準備躺下之際,上官月的再次被謝景淮抓住,厲聲道:“現在就要說!”

    “謝景淮,大半夜的你瘋了吧?你不睡我都不睡的嗎?你趕緊走,有什么事明日再來!”上官月將自己從謝景淮手中抽身出來,打了個哈欠,整個人清醒了許多,睡意也減了一半。

    但還是軟綿綿的,不想和謝景淮說旁的。

    謝景淮那如冰窖一半冷冽的目光掃在上官月的臉上:“現在說!我問你,淺淺是怎么中毒的?你又是怎么發現她的?”

    “原來是為了小不點啊,現在你不應該幫小不點解毒嗎?來我這里干什么!”上官月面露疑惑之色問道。

    “毒已經解了。”謝景淮冷聲道。

    “已經解了,怪不得!”上官月像是才反應過來了,被謝景淮這么一折騰,也已經沒了睡意,才坐了起來和謝景淮道:“謝景淮你這人還真是忘恩負義,我幫你救了小不點,你不感謝我不說,竟然還半夜來擾我歇息,這天底下怎么有你這樣的人!”

    謝景淮坐在床榻上,面無表情,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上证指数 快乐双彩走势图200期 江苏11选五前三值漏号 上海11选5任走势图 今天甘肃快3开奖 mg电子娱乐平台客户端下载 宁夏11选5彩票软件 存款50万如何理财产品 山东快乐扑克3一定牛 云南11选5今日推荐 安装中国福利彩票软件 辽宁11选5走势图玩法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 3d试机号码 口碑最好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