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5章:事情的經過

暖手寶寶 / 著投票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隨身系統:暴君,娶我最新章節!

    謝景淮陰沉著臉,面色露出幾分不耐煩:“少廢話,淺淺到底是怎么回事?”

    經謝景淮這么一折騰,上官月睡意全無,便起身穿好了衣物,坐到了一旁的桌旁。

    上官月給自己倒了一杯水,又取過一個杯盞,倒滿了水抬頭看向謝景淮:“過來坐下說。”

    謝景淮耐著性子,走到了上官月的身旁坐下,等著上官月開口。

    上官月不慌不忙的小啜了一口茶水,潤了潤喉道:“今晚小不點能夠平安無事可全虧了我,你要打算怎么謝我?”

    “到底怎么回事?”謝景淮想要聽的不僅僅是這句話,更想要弄清楚這里面到底發生了些什么。

    “宴會時,我出來方便,無意中走到別院聽到些許奇怪的聲音。我有些好奇,便尋聲而去,而后走到一間屋子,看見了小不點和一個男人在一起......”

    話說,多虧了上官月來得及時,否則的話后果恐怕是不堪設想。

    那時,在那情香散的影響下,顧淺意識模糊,整個人不受控制。

    顧淺軟弱無力,那男子更是抓住機會便將顧淺往床榻邊上拉去。顧淺毫無意識,任由他拉到了床榻上。

    男子迫不及待的脫去了自己的衣物,又強迫著顧淺躺在床榻上,大手撫上顧淺的胸口,正要解開顧淺的衣衫。

    就在此時,上官月破門而入,三兩下功夫就將那男子打倒在地,而后綁了起來。

    上官月上便喊著顧淺,一看顧淺的癥狀便知顧淺是中了情香散,便立即將顧淺帶走了。

    “今夜的事情便是如此,我將小不點帶了回來。”上官月將事情的始末向謝景淮敘述了一遍。

    “你將淺淺帶走,為何不直接把她送回本王這里?”聽完整個事情的經過,謝景淮質問道。

    “這山莊里那么多的侍衛和婢女,你難道想讓小不點以之前那樣在山莊里走來走去嗎?這別院離我的房間最近,我第一反應自是先將她帶走再說!”上官月解釋道。

    中毒后的顧淺意識薄弱,整個人顯得嫵媚不已,的確是不適合暴露在眾人面前。若是讓旁人瞧見,恐怕是要傳出一些瘋言瘋語,對顧淺不利的流言來。

    想到這一層,謝景淮也不再追究,只是再細想,今晚這到底是怎么回事,顧淺為何會中毒,那個男的又是誰?

    照現在看來,今晚的一切應當是早就計劃好,沖著顧淺而來的。

    謝景淮明白了事情的經過,陡然起身,朝著房外走去。

    “就這么走了?連句謝都沒有?”上官月也跟著起身,走至門口道。

    謝景淮恍若不曾聽見,大步走出了房門外。

    上官月在身后道:“謝景淮,擾我美夢就這么走了?謝景淮......”

    接連喊了兩聲,謝景淮都沒有任何反應,謝景淮已經大步朝前走去。

    偌大的院子只剩下上官月和侍衛,侍衛見謝景淮走了才上前請罪:“屬下失職,未將瑞王攔下,請世子贖罪。”

    “謝景淮那閻王誰攔得住,退下吧。”上官月目光瞟向前方離開的謝景淮,淡淡的道。

    “是,世子,世子早些歇息。”男子得了命令,那懼怕的心才算是放松下來拱手道。

    謝景淮從上官月這兒離開后,才回了自己和顧淺的房間。

    路上,謝景淮蹙眉微思。

    今晚這一切恐怕是有人故意為之,但那個人究竟是誰?是東國或是西梁國的人?

    這應當不可能,若真的是他國的人,直接動手將顧淺帶走即可,用不著費那么多心思。

    此舉,恐怕還是身邊人為之。

    思量間,謝景淮已經到了屋子里,顧淺仍在熟睡中。

    情香散毒性大,謝景淮方才和顧淺好生折騰了一番,此時顧淺毒性已解但卻是筋疲力盡,十分疲倦。

    看著熟睡的顧淺,謝景淮坐在床榻上毫無睡意,腦中一直是今晚發生的事。

    今晚的確是多虧了上官月,否則的話還不知會發生什么事。

    自成親以來,謝景淮都不曾碰過顧淺,乃是覺得顧淺太小了,可誰知道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

    說來也怪自己,若是自己小心謹慎一些,便不會發生這等子事了。

    謝景淮心中有些后怕,更多的是懊悔。

    顧淺乃是自己捧在手心視為珍寶的人,若是今日真的被人玷污,謝景淮不知道自己會是什么反應。

    只是那個男人,謝景淮定要將他挫骨揚灰。

    想起那個男人,謝景淮心中已然有了計較,今夜太晚,明日謝景淮便會親自去審問,看看那個男人到底是誰派來的。

    若是能審問出來最好,若是不能,那謝景淮定要讓他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顧蕊房間。

    婢女推門而入,小步走至顧蕊身邊,喊了一聲:“小姐。”

    “怎么樣了?”顧蕊見了婢女便有些迫不及待的問。

    “小姐,王妃現在已經回去了,在她自己的房間里。”婢女將打探來的消息稟報道。

    顧蕊面露驚訝之色,張口問道:“她怎么會在她自己房間里?你不是把她帶到別院的嗎?”

    “是啊,這一點奴婢也是不解,奴婢的確是將王妃帶到了別院,把她交給了劉三。”

    “那她的毒怎么樣了?”顧蕊又繼續追問道。

    婢女道:“已經解了。”

    “解了?誰解的?”向來沉穩的顧蕊竟是坐不住,當即站起身問道。

    “好像是瑞王……”婢女有些不敢說。

    “竟然是瑞王!”顧蕊聞言有些站不穩往后退了兩步。

    婢女眼疾手快,上前攙扶著顧蕊:“小姐!”

    “我費盡心思籌劃這一切,竟然是給她顧蕊做了嫁衣!竟然是瑞王給她解的毒!”顧蕊面上露出一抹自嘲的笑意道:“哈哈,我真是自作聰明!原以為今晚的計劃天衣無縫定能成功,竟然還是讓她顧淺逃過了一劫!”

    “老天,你不公平!你不公平!”顧蕊突然仰頭說道。

    此時的顧蕊雙眼猩紅,情緒有些失控,失去了往日的理智。

    一旁的婢女見狀立即上前攙扶著顧蕊道:“小姐,這次只是她運氣好罷了。”

    “是啊,她運氣好,她憑什么運氣這么好!憑什么!”顧蕊情緒失控,雙目圓睜。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 吉林11选5走势图表 18年香港单双最准网站 在线炒股配资 贵州快3开奖直播 bbin手机版app 捕鱼达人3为什么下架了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体彩宁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pc幸运28 黑龙江11选5官网 内蒙古快三技巧玩法 陕西快乐10分走势图快 安徽十一选五一定牛网 江西十一选五现场直播 排列三如何准确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