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7章 什么時候出院

明月羌笛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58小說網 www.npjimcpi.buzz,最快更新腹黑奶爸PK偷心媽咪最新章節!

    第二天早上,盛沐靈估算著醫生快來查房,把劉姐支走。

    見主治醫生和昨天一樣,還是只字不提出院的事情,盛沐靈再一次追問到底什么時候能出院。

    因為沈墨之前交代過,務必要確定盛沐靈出血的情況穩定了才能出院,所以主治醫生只能安撫。

    盛沐靈更加確定心里的猜測,趁劉姐沒回來,她下床剛拉開病房門板,外頭有經過的護士問她有什么需要。

    “我隨便走走。”盛沐靈走了出去。

    她知道前面拐角就是樓梯,只要進了樓梯,基本就能離開病房樓,但是剛走了幾步,又有護士過來。

    “沈太太有什么需要嗎?”

    “沒有,我想自己走走。”盛沐靈表達的很清楚。

    護士卻沒離開,還時不時的解釋說醫院人多,而且盛沐靈情況特殊,身邊不能離了人。

    說得好聽是‘照看’,倒不如直說是‘監視’。

    盛沐靈無聲笑了,也徹底明白,沒有沈墨的同意,她根本不能離開這家醫院。

    在樓下轉了一圈,等她再回病房時劉姐已經回來了,買了她想吃的糕點。

    盛沐靈現在看見七彩馬卡龍就恨,不過她沒表現出來,而是看似無聊的把手機盒打開。

    這部白色的手機,除了盛小洛之前打開過,再沒有開過機,她滑進桌面想聯系夏汐然,一時記不起夏汐然的號碼。

    “劉姐,你有夏汐然的聯系方式吧?”

    “抱歉,我沒有。”劉姐說謊了。

    盛沐靈沒戳破,轉而撥打畔山別墅的號碼。第一遍是無法接通,第二遍還是無法接通。

    這是個座機號碼,怎么可能無法接通?

    盛沐靈不死心地又撥打了一次,還是無法接通,她又試著撥打沈宅的號碼,也打不通。

    兩部座機都無法撥通,只能說明這部手機有問題,更準確來說,被人處理過。

    用意是什么其實很清楚,無非是怕她聯系江北。

    盛沐靈眼底笑意悲涼,下一刻,有電話打進來,雖是個陌生號碼,她也能猜到是誰打來的。

    畢竟手機本來就是他買的。

    盛沐靈沒接,沈墨也沒再打第二次,那上揚的嘴角卻暴露了他的內心。

    “沈總什么事這么開心?”受公司同事議論的影響,原本不愛聊八卦的江助理也好奇給沈墨發信息的人到底是誰。

    想必發信息的人,和這一刻沈墨所撥打電話的人應該是同一樣,所以江助理好奇的伸了伸脖子。

    “沒什么。”沈墨很快恢復高冷。

    江助理自討沒趣的摸了摸鼻子,剛轉身要走,身后傳來沈墨的聲音:“對了,幫我定束花。”

    “什么花?”江助理問完才意識到自己嘴抽了,按沈墨這幾天的反應來看,還能是什么花,肯定非玫瑰莫屬。

    “我知道了,給我十分鐘!”江助理匆匆走了。

    十分鐘后,一束火紅的玫瑰花放在了沈墨賓利車的副駕駛座上。

    沈墨等紅綠燈的時候望著玫瑰花,鬼使神差的覺著眼前的紅玫瑰一點也不俗氣,反而紅彤彤的很喜慶。

    今天剛好又是小年夜,紅色燈籠更是隨處可見。

    沈墨單手開車,另一只手有一下沒有一下的敲打著方向盤,在想是不是可以接盛沐靈出院了。

    沈墨沒注意自己嘴角又涌出了淡淡笑意,駛進第三人民醫院以后,捧著玫瑰花下車。

    一時間,黑色轎車,養眼帥氣的美男以及火紅的玫瑰花在燦爛陽光下,格人引人注意。

    有醫護人員認出沈墨,知道盛沐靈懷孕了,提前恭喜沈墨要升級做奶爸了。

    有時候就是這樣,一聲恭喜后肯定會有更多的恭喜。

    “謝謝,謝謝。”從一樓大廳到住院部,沈墨似乎一直在說謝謝。

    不知道是收獲的恭喜太多,還是本來心情就不錯,走進病房的他,嘴角還掛著笑意。

    一看這種情況,劉姐趕緊找了個借口走人。

    沈墨站在病房門口,望著靠在窗臺前發呆的女人,提醒似的咳嗽了一下。

    盛沐靈沒回頭,午后陽光照在她的黑發以及瘦弱的肩膀上,再加上略有些肥大的藍色病號服,更襯托她的消瘦憔悴。

    沈墨知道盛沐靈這幾天一直在嘔吐,想到距離孩子出生還有八個月,好看的劍眉擰緊。

    盛沐靈也在這時轉過身,在看到沈墨懷里的紅玫瑰的時候秀眉隨即皺了起來。

    “怎么?不喜歡?”沈墨把花往盛沐靈懷里一塞:“可以丟掉。”

    沈墨做好了盛沐靈丟花的準備,哪怕他那晚喝了酒,依然改變不了傷害了她的事實。

    卻是盛沐靈沒丟,望著懷里的紅玫瑰,數了數,不咸不淡的來了句:“知道99朵紅玫瑰的寓意嗎?”

    沈墨知道玫瑰代表愛意,卻不知道99朵紅玫瑰的寓意。

    “天長地久的意思。”盛沐靈說完便忍不住‘阿嚏,阿嚏’接連打個不停。

    如果一兩個噴嚏可能是意外,但是七八個以后,恐怕三歲孩子都會認為有問題。

    “怎么了?”沈墨回頭一看,才注意到盛沐靈下巴以及鼻頭那里紅紅的,甚至脖頸里也隱隱的紅。

    他突然想到上次送花到沈宅,盛沐靈急忙上樓,又沖進浴室洗澡的一幕,難道她花粉過敏?

    “怎么不早說?”見盛沐靈開始撓,沈墨趕緊把花丟出病房,然后按鈴叫主治醫生過來。

    醫生來得很快,看到盛沐靈臉上和脖子里的情況基本可以確定就是花粉過敏。

    “不要緊吧?”沈墨蹙眉。

    “放心吧,孩子不會有事,謹慎起見,還是再住院兩天觀察觀察吧。”醫生問沈墨。

    沈墨點點頭:“麻煩了。”

    醫生似乎看出沈墨挺內疚的,安慰道:“男人啊就是沒有女人心細,好在你心是好的,不然你太太肯定要生氣,兩人感情真好,看得我們好羨慕。”

    醫生又叫來小護士,給盛沐靈拿了些藥膏,特意告訴沈墨這些藥膏不會對胎兒有任何影響。

    盛沐靈低著頭,內心卻在冷笑,果然沈墨所有的示好,都是因為她肚子里的這個孩子。

    藥膏是一天涂抹三次,沈墨送走醫護人員之后,先鎖上房門,又將玻璃窗關好,拉上窗簾,確定不會走光,才道:“解開上衣,我給你上藥。”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北京pk10免费预测软件